画酒

文以载道,武以犯禁。
公众号:画酒 (Mr-huajiu)

© 画酒
Powered by LOFTER

你是否相信命中注定?

即使是作家对于小说中的人物,所能起到的控制度也是有限的。故事的方向大概确实按着既定大纲在发展,可是人物的羽翼日渐丰盈,更多的时候在决定人物行为上,将体现出人物本身的态度,而不是作者的态度。

此时的作者不得不将主导权暂时移交给人物——因为倘若不这么做,人物的行为就是不合逻辑的。这一点将被读者们指摘出来,并因此保受诟病。人物本身的性格与倾向,人物经历的渴望与阻碍,决定着他必须按照他自己的道路走下去,哪怕偏离了小说创作初期定下的大纲。

这时要么是大纲干脆随着主人公的成长而变化,要么是作者用小心翼翼的笔触增删事件,好把主线圆回来。作者在此时的身份只是一个讲述者,而不是主宰一切的造物主。

而实际上...

说得就像谁还没被孤立过一样

发布了长文章:说得就像谁还没被孤立过一样

点击查看

发布了长文章:《说得就像谁还没被孤立过一样》

屠龙者|娶走公主的勇士是个女人

“公主不可能嫁给一个女人。”

国王的声音有些颤抖。他从王座上大踏步地走下来,双目炯炯盯视着艾丽丝。国王的身体很魁梧,即使不算那镶着一大颗红宝石的头冠,他也要比艾利丝高一头多。

艾丽丝将被火焰烧成碎絮的披风撩下来,团成一团扔在地上。她脸上表情轻描淡写,但肢体动作却大有撸了袖子对干一场的架势。

不过她的表情仍旧是笑嘻嘻地。她说:“可是我杀掉了魔龙。”

国王看着面前这个似乎天真烂漫的姑娘,把脸上的表情调整得慈和:“你乐意的话,我可以认你作女儿,册封为公主。”

艾丽丝哈哈一声笑得轻蔑:“谁希罕当那玩意儿。杀魔龙得公主,你是一国之君,说话要算话。”

魔龙的翅膀作为战利品,被肢解了下来奉...

“拆书”这玩意儿,还真没什么卵用

如果一本书的价值能被一两千字的“拆书”写尽,那么它被阅读的意义何在?

读这样的书本身毫无意义,读它的“拆书”当然更加没有。


我之前也拆过书。但总觉得哪里不对。于是便在文末鼓励小伙伴们去阅读书籍本身,以求稍微补过。最近几天稍微得闲,于是终于想明白拆书所存在的问题:对于那些价值菲浅的著作,拆书即使令其略微易于传播,但实在是一种浅薄的冒犯。

“拆书”这种内容形式在自媒体平台上尤其常见。

维护一个自媒体,如公众号,或其它平台的作者帐号,必然需要长时间持续的内容产出。写作输出并不是打开电脑劈里啪啦码码字就完了,必须通过阅读学习不断输入、思考酝酿、写作斟酌、修改润色,然后才能保证质量,形成走心...

所谓“不合群”,不过是个伪命题

我们从小都被教育成为一个合群的乖宝宝。

不过上个网往却会发现坚决拥护“不合群”的文章更多一点,比如:“你努力合群的样子真难看”。

家长口中所谓的合群也许并没有那么重要,不过不合群也并不会高贵冷艳到哪里。

因为“不合群”,很可能是个伪命题。


小红似乎融不进A圈子里去,关系处理得并不是很密切。于是A圈子里的人一致认为小红不合群。但实际上小红还有一个与A圈子并不交叉的B圈子,她与B圈子里的人关系很融洽。

那么小红到底是合群,还是不合群?


总会碰到一些人,看上去冷漠孤僻,远远地站在社交圈之外。他们时常被贴上不合群的标签,以至于别人不想接近,亦难以接近。思想比较幼稚的,往往便会觉得这...

当个问题宝宝当然不是什么坏事

发布了长文章:当个问题宝宝当然不是什么坏事

点击查看

发布了长文章:《当个问题宝宝当然不是什么坏事》

1 / 14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