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酒

文以载道,武以犯禁。
公众号:画酒 (Mr-huajiu)

© 画酒
Powered by LOFTER

乌鸦

一片田野。

作物青青的高高的,艾雅看着像是高粱,却又弄不清到底是什么。她是个在县城长大的小姑娘,没有下过地,以“四肢不勤,五谷不分”来形容,倒也并不为过。

这片田野一望茫茫,但是它有一个边角,而艾雅就站在这边角之外的土路上。身旁是个有些歪斜的公交站牌,上面生满了黄黄的铁锈,也许已经被弃用了。像这样的偏僻的地方,又怎么会通公交?

一个不大不小的黑羽毛的鸟扑棱棱地飞过来,停在上面,沙哑着嗓子嘶叫了一声。艾雅觉得这是乌鸦。

土路的另一侧,也就是这站牌的后面,是一家破落的旅馆,一楼开着小卖部。透过灰扑扑的玻璃,能看到里面杂七杂八摆放着的一堆花花绿绿的用品。艾雅是从这里走出来的。班级组织去郊游,停在这里歇脚。而艾雅被派出来买水。

“这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开一家小卖部,最重要的不难道不是卖水吗。但是为什么店里去却没有呢?”

老板站在柜台后面,擦着桌子,只是眯眯眼地笑着,却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于是好几个钢镚被塞到了艾雅手里:“哎呀宝贝儿,出去帮我买杯水嘛。”

闺蜜搂着她的肩如是说。语气很亲热,但脸上的笑容却透出一种难以拒绝的强硬。艾雅也并没有拒绝过她,习惯性地便把这几个硬币给收下了。然后她向外走,同学们呼啦啦地拥了过来。

“出去买水了啊?帮我也捎一瓶哈。”

“两瓶水!谢谢了谢谢了!”

许多钱被塞到她手里,艾雅木然地接住了,当她反应过来想还钱的时候,刚才围过来的人又已一哄而散,使得她退也没处退。艾雅呆了一呆,推开了小店那脏兮兮的玻璃门。

太阳光照在她身上,像是要将体内每个细胞中的水分都给烤干。她在门口徘徊了一下。除了这小店,周围有的只是庄稼,庄稼,庄稼。倒是一直往前看的话,远方是个树林。

她想了一想,决定向前走。但也就在她刚刚迈开了步的时候,发现前方似乎有一队人正在向这个方向走过来。

虽然不知道这些人从哪里来,全也许他们来的路上会碰到一些代销点,大概从那里能够买到水吧。既然如此地话,上前去问一问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艾雅向着他们走。她渐渐地能看到前面那队人的服装——统一的绿色迷彩。这难道是一队军人吗?

除了在电视电影里,艾雅从来没有见过军人。这使得她不禁暗暗猜测,这些人出现在这里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她向前走,在靠近他们,而他们也在接近她。但他们的速度很慢,就像是一点一点地在地上挪。艾雅不禁奇怪起来。依据她从影视剧里得来的经验,军队嘛,都是英姿飒爽,雷厉风行的那种。一般情况下走路的速度是不该这么慢的。那么这些人又是什么?

也许不过是某个学校军训,出来拉练的一帮倒楣孩子而已。现在的学生们大概谁也不会吃过田间地头劳作的苦,所以在乡间的土路上这么一路走来,头顶太阳热辣辣地晒着,谁都受不了,所以越走越是垂头丧气,速度慢得像是蜗牛在爬。

艾雅觉得自己这个推测很有道理——虽然现在离得还很远,但是她已经可以看到他们热得红通通的脸——红通通的脸——艾雅忽然就呆住了。

她根本就看不清他们的脸,但是却能看到红通通。那绝对是一种异样的红,与这些人穿在身上的绿色军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艾雅在这里站定。她停住了脚,不再向前走,而是等待着。那些人的速度依旧很慢,但却是在向靠近,一步一步地,慢慢靠近。当他们终于处在了艾雅的视觉阈限之中,艾雅就像是被晴天下来一道霹雳给击中,身体晃了一晃,险些跌倒。

她看清了,那红通通的,并不是热天的脸色,而是血。这些人的脸上远看上去红通通,只不过是因为他们脸上都已经没了皮肤,露出了血淋淋的肉,与白浊混沌的眼珠。

这已经不是人,而是尸体。

艾雅惊叫着往回跑,几乎是身体扑在门上一般,猛闯进了小店。同学们目光很惊奇地看向她,一则是奇怪于她并没有买到水,为什么会回来,二来则是她脸上那无比惊慌的表情。闺蜜过去揉了揉她的头发:“怎么了宝贝儿,半路碰到小狗,所以被吓回来了吗?”

小店里的所有人都哄笑起来。艾雅努力咽下了两口唾沫定了定神,才勉强开了口,结结巴巴地:“大……大家快跑,有丧尸过来了!外面……外面有丧尸!”

笑声更加肆无忌殚,而大家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白痴。艾雅咬了咬嘴唇,她委屈得眼泪想要漫上来。但她也什么都没有说,转回了身将门推开,又退了出去。

柜台后面店主的脸上依掉带着客客气气的一百二十度标准的和善的笑。一个大个子从男生堆里挤过来:“老板,再来一包烟。”

店主很热情地应了一句“好啊”,从玻璃柜里取了烟出来,放在了柜台上。大个子伸手去拿,身体也很自然地向前倾,哪想此时店主猛然将他的头扳了过来。他还没开始反应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店主那森白的牙齿便已经咬断了他颈部的血管。

鲜血向后喷出来,噗地溅在了那落满了灰的玻璃门上。这时候所有人似乎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现在已经晚了。

等在门外的是一排排身着迷彩的丧尸兵。

艾雅拼命向前跑。她不敢回头看,但那小店里所发生的一切事情却是硬生生地在灌入她的眼睛。她大叫。

然后她发现在自己好好地躺在床上,身下是淡紫色的格子床单,头顶是灰白的天花板。她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感觉到冷汗已经下去了,于是坐起来。

唯一的解释大概也就是丧尸片儿看多了以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而已。

隔壁床的闺蜜已经洗好了脸,挥舞着毛币冲她喊宝贝宝贝儿快去洗漱。

艾雅胡乱揉了揉自己垂在眼前的头发:“这么急干嘛,今天不是没课么?我再在这坐一会儿。”

她开始回忆自己的梦。其实想想当时虽然很害怕,但这梦还是有点意思的。自己跑掉了,而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呢?她看着闺蜜。“如果告诉她我梦到她被丧尸吃了,她肯定会过来打我。”

闺蜜的语气有些不耐烦:“哎呀哎呀,你这笨蛋。说好了今天去郊游的,班长昨天还又通知了一遍,快起床快起床。”

艾雅上了班级租到的大巴。她在车上又补了一会觉,不知过了多久,被闺蜜给拍醒了。

“到了到了,快下车。”

一片田野。

作物青青的高高的,艾雅看着像是高粱,却又弄不清到底是什么。

这片田野一望茫茫,但是它有一个边角,而艾雅就站在这边角之外的土路上。身旁是个有些歪斜的公交站牌,上面生满了黄黄的铁锈,也许已经被弃用了。像这样的偏僻的地方,又怎么会通公交?

一个不大不小的黑羽毛的鸟扑棱棱地飞过来,停在上面,沙哑着嗓子嘶叫了一声。

有人指着这只鸟:“快看快看,这是乌鸦。”


评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