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酒

文以载道,武以犯禁。
公众号:画酒 (Mr-huajiu)

© 画酒
Powered by LOFTER

简评《檀香刑》:这场浩劫里,没有人无辜

在小说中有提到一种群体,观刑使他们兴奋,产生残虐的快感,满足阴暗的欲望——咸丰皇帝也好,袁世凯也罢,还有那些围拢在刑台之前万万千千的普通人,越是使受刑者感到痛不欲生的刑罚,在他们的眼中越是有趣,就如同一场大戏。观刑者应该是拥有着怎样的心理?冷漠?病态?一种嗜血的兴奋?

然而在读这本书的时候,每个人都是观刑者。

你会想看看都有什么新鲜刑法,可以让生命定格在最值得把玩的一瞬间,会想看看什么刑罚能让皇帝过足眼瘾,想看看经历了千刀万剐的人会变成什么形状,会想看看那根浸饱了油的檀香木,会不会刺进孙丙的菊花里。

刽子手手中的刀,就像是你自己手中的刀。赵甲所剐下的肉块,所连带着的受刑人的体温能够传达到你自己的手。老到的语言功底可以让人看到那行刑现场流溢的血,听到受刑之人垂死的叫。小虫子被闫王闩勒出的眼球血淋淋地滚下来,刀尖上挑着的钱雄飞的胸肉被祭向地面,颜色倾国的女人挂着金珠的耳朵吸引了无数贪婪的人,一幅一的画面被铺在眼前,闪确而直接地击中了心底里最阴暗的地方。

被重笔着墨过的几个人物,几乎没有一个是清白的无辜者。也许是为了让读者更容易地代入,许多虚构作品乐于将万千优良品质集于正派人物一身,而反派则是往往恶贯满盈;万一你发现作者开始展现反派身上的闪光点,那么这人多半是要领盒饭了。

但在檀香刑所重点描绘的高密浩劫之中,你找不到无辜者。视角在几个主角身上来回切换,他们是不忠的女人,作走狗的官员,嗜血的刽子,却又是孝顺的女儿,渴望救国的文人,敬业的工作者。他们有着自己的追求与信仰,并为此付出不渝的行动,他们是好人吗?当然不是。是坏人吗?又很难说。但是他们在勾着你的情绪,让你愤怒,让你可怜,让你悲伤。

打开这本书吧,你想看到的它都有——情与色对感官的诱惑,矛盾激突迸出的真真切切的血与牺牲,性与爱与凶杀与暴力,像是一曲激昂的回旋的歌,吊着人的胃口引人入胜,却又使得思考入深。


评论
热度 ( 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