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酒

文以载道,武以犯禁。
公众号:画酒 (Mr-huajiu)

© 画酒
Powered by LOFTER

电子时代,可否重拾书写的感觉?

回想上一次用笔写下一篇完整的文章,似乎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甚至自从高中年代发现在手机上也可以用五笔打字之后,就没有绝对而单纯地用五笔写过什么东西。

写作是需要不断修改的——写时改,写后改,字字词词句句,斟酌推敲出来去,改得多了,纸面上免不得涂涂抹抹很是难看,甚至有些地方实在挤不下字了,只好贴上便利贴以作补充。作为一个处女座,坚持受不了这种状况。倘若某一页上涂改实在过多,干脆就将这一页撕下来重新来过。以至于小伙伴们听着一会儿传来的一声“刺啦”声纷纷皱眉,感叹这辈子落到我手里的纸,都是上辈子折翼的天使。

而电子书写方式的优点在这种时刻就极大地显现了出来、我则毫不犹豫地扑入它的怀抱:无论增删多少遍,都不会在那整齐美观的排版上留下一丝痕迹;而同时也不必担心修改前的版本会丢失,只要轻敲几下鼠标,备份功能就可以将其完整而安全地保存下来。

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并没有“器”可以用。那时还是在高中年代,对网络游戏有着些许沉迷,使得家长将电脑视作“洪水猛兽”,下达一级“禁玩令”,在非假日时间,绝不能近电脑半步。但是我还是要写,在学校的时候写在本子上,等到周末能摸着电脑了,再一篇一篇保存成文件。

当时在连载一篇武侠小说,连载平台是个十六开的本子,而前后左右所有同桌则被发展为读者,每天课论情节嘻嘻哈哈,有时还会有小伙伴过来帮忙添上几笔。为了便于修改,当时有一个写作习惯,即只写偶数行,空着奇数行,字迹上下分得很开,一个本子的利用率仅有百分之五十,但因为行间距大,故此十分便于修改。

高中的最后一年,因为高考渐近,所以每天从早七点,到晚十点,去除午晚饭,都是被关进教室里。枯坐无聊,小小一块手机便成了所有天地。或者找一些电子书来看,或者打开电子编辑APP开始写,那是2012-2013年,根据后来的统计,这两学期在大学以前的学生时代,最为高产。12年的日记与杂文共计约5万余字,小说字数不详,而13年则共计7万余字,其中大概有小说12万余字。当然这些之所以能统计下来,是因为当时存有电子档。单纯手写的东西,则有很多遗失了,现在再想补录也不再能找着。

生活在全封闭式的学校里,码出这么多的东西并不容易。唯一所能依赖的工具是一部手机,型号似乎是三星S5360?也许记错了。总之是240*320的屏,150M左右的内存。那一学年的小说手稿取材十分随便,或许是本子上扯下来的纸,或许是做完了的卷子的反面,总之逮到什么就写到什么上,也不再求将小说规规矩矩地写进某个本子。这时的手写已经是只能起到纯辅助作用了。卡文时就拿着笔慢慢地写,待到思路畅通,就直接将刚才写下的,以及脑海里畅通所通出来的,统统地用手机存成电子档,然后再同步网盘。当时所用到的编辑器是officesuite 7.0,手机自带的便签,以及用ES文件浏览器将其同步到金山快盘(那时的金山快盘APP太卡了,所以放弃了)。

然而在得到了个人电脑之后,写的东西有段时间反倒少了许多。这是因为:


前些天买了一个新本子。不过在图新鲜临幸了它一两次之后,就没再在本子上面写过什么东西。一些文章也仅仅是写了个开头,然后阵地就又挪回了电脑上。毕竟书写速度跟不上思维的速度,纸质书写使人可以慢慢思考,然而电脑输入则可以更快表达。谁又不喜欢墨落书成倚马可待的速度呢。

评论 ( 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