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酒

文以载道,武以犯禁。
公众号:画酒 (Mr-huajiu)

© 画酒
Powered by LOFTER

圣母们,多大的脸让你替别人慷慨?

圣母们往往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马儿不跑心疼马,马儿跑了心疼路,马儿吃草心疼草。——知友碳酸锂


流氓青年小王来到里一个大院子收保护费。

这大院里住了好几家人,个个生活不容易,保护费一路收过来,院里一路的哭声震天怨气满地。

终于小王叩开了大王家的门。

大王是个练家子,但是很低调。

不过再低调的人被人欺负到头上这一口气也不能忍。

当下大王把小王摁着就是一顿打,当着整个大院所有人的面,一套打下来这小王是七荤八素,哭爹喊妈。

小王哽咽着说,谢粑粑不杀之恩,儿砸以后再也不敢了。

然后挨家挨户把刚才收到的保护费给还了回去。


你以为这是一个恶人受惩罚,好人扬威风的主旋律正能量团团圆圆大结局?

这时候围观群众小张站出来了。

小张提出了一个观点:

虽然小王收保护费不对,但是他只不过是口头威胁,并没有造成任何人身体上的损伤。

然而你这上前一顿打,实在太粗鲁太野蛮,不仅给小王造成了身体创伤,更形成了巨大的精神损失。

小王固然没素质,但是你动手打人,不也同样没有素质吗?

心疼小王。

小张的表情很平静语气没波动,整个人从头到脚散发出和平公正讲道理的气息。因此成功地带起了聚集在此的小周小李小郑的崇拜与共鸣。他们选择往小张的一方站队,以此来显示自己的和平公正讲道理。

所以纷纷地点头附和:心疼小王。


大王想了一想,提出了一个问题:既然你们觉得小王被我打得这么惨,为什么刚才不上前去把我们给拉开呢?

小张:你们打架打得那么凶,谁敢上前拉呀?打到我们怎么办?

大王:既然你们觉得小王这么可怜,为什么不把他刚才讨到的保护费再交给他当医药费呢?

小张:讨保护费是不正当的行为,我们不能助长不正歪风。所以我们不能给他医药费。而小王是你打伤的,你应该给他垫付医药费。你给不给?

大王:不给。

小张:你这人不讲道理啊,打伤了人连医药费都不给?


在正义的使者小张面前,大王居然无言以对。

于是后来的大院里有了一个传说,在这一带有一个不讲道理,动不动挥拳头打人、打完还不给医药费的大魔王,名字叫做大王。什么你不相信这个传说?那就去问问小王啊,小王可是个超级可怜的受害者。


网上圣母多的原因和小张敢于与大王正面杠的原因是一样的。

因为安全。

只要圣母们感到境况安全,身上的圣光就会大放异彩。

网上的圣母是隔着网线随便敲键盘也不会被打。

而小张的勇敢则是因为他知道大王很低调老实,虽然会出手打收保护费的小王,却绝不会因为他几句闲话而揍他。

但小王就不一样了。小王是个流氓,保护费不给,就打。

而大王是个好人,就算他说话不好听,也不会打他。

所以为了显示自己的公正道德与高洁,小张选择带节奏谴责大王,而非小王。

圣母们不能捧着,你把他捧高了,他嗖地一声就窜上天了。


世界这么大,就算是身边,也会有圣母们时不时地来转转。

很多时刻为了维护利益,都需要有一个强势的人站出来唱黑脸。大概因为我比较黑,所以唱黑脸的时候也比较多。


书店里时常会有一些拿着小牌求捐款,五毛不要,十块起捐的“聋哑人”,不招即来,挥之不去。

那天我拒绝了半天,哪想敌军意志极其顽强,军临城下,无论如何也不愿撤退,只待我军掏钱包投降。

我只好大声地说,哥们儿,刚才我还在外面听见你和小伙伴们讨论中午去吃哪一家的鸡排饭,一转身就变成了聋哑人,灾难真是来得太快有如龙卷风,能不能多一点真诚少一点套路?

那哥们儿脸上色变,灰溜溜转身匆匆离去。


我这人很容易就觉得自己特别机智。正准备老不要脸地自夸几句,哪想一起看书的小伙伴说,你什么时候看到了他在外面讨论吃饭?

我说,我扯淡的啊,反正他是聋哑人,又不能辩解。

小伙伴说,你欺负人家是聋哑人,人家多可怜啊。

我说,你知道人家可怜,为啥他来要钱的时候不掏钱给他?

小伙伴说,因为他在找你要,又没有找我要啊。


卧槽,小伙伴实在是太有道理了。

于是在我们又碰到过来募捐的聋哑人二号的时候,我耿直地指着小伙伴:我身上没带钱!让她给你

而聋哑人十分机智,瞬间领会了我的心意,转向了小伙伴

聋哑人:●▽●

小伙伴:(゜´Д‘゜)


什么你问后来给了吗,当然没给啊。好在这个聋哑人很好拒绝,小伙伴摇摇手,人家就走了

小伙伴:哎呀,今天出门钱带得不多,一会吃吃饭搭搭车就没得花啦,所以就不给了。如果身上带的钱多的话就给啦,人家也是怪可怜的。


不知道你们信不信,反正我不太信。

不过信与不信又怎样呢,这位小伙伴内心觉得自己还是无比善良。

但是圣母与善良还是有差距的。

善良的人愿意自我牺牲。而圣母则更喜欢逼迫他人牺牲。

网络上的言辞往往更过激。如果你不愿意作出牺牲,那么在圣母的眼中,你就变成了三观大大不正,应该拖出去枪毙的干活。

我见过很多个满口脏话的圣母,动辄以问候别人全家的方式,和别人讲素质谈道德。

这就让人很想问问,

圣母们,多大的脸让你替别人慷慨?

当一个圣母很划算。只需要零的成本,就能展现极高的“道德素养”:

连上网络,敲敲键盘,随便逼叨,逼着别人去宽容,去原谅,去慷慨,去大方,就可以了。除此之外什么都不需要做。

别人付出时间与精力成本,是理所应当,

而圣母只需要动动嘴皮子,就无上荣光

廉价的嘴皮子廉价的怜悯。

而无论是什么人,只需要表现得足够弱势足够白莲,就能获得这份怜悯。


这背后很多时候是一套“我弱我有理”逻辑,圣母们在嫉妒你。

凭什么你比我有钱?

凭什么你比我过得好?

因为你有钱,所以你应该给别人钱,当我没钱吃土的时候,你也应该给我钱。

因为你过得比我好,所以你应该让着比你过得不好的人。万一我们在什么东西上有争执,直接让着我,别和我计较。

真正善良的人为弱者说话,因为他们怜悯弱者。

所谓圣母为“弱者”说话,因为他们内心把自己也划归为“弱者”。

说到底不过是为了自己好过罢了。非要站在高高的山巅上开放雪莲花,糊弄谁呢?


评论 ( 3 )
热度 ( 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