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酒

文以载道,武以犯禁。
公众号:画酒 (Mr-huajiu)

© 画酒
Powered by LOFTER

从“呵呵”变味,你看到了什么?

有一段时间我是很喜欢用“呵呵”的,而且并没有因此感觉到有何不可。因为当时大家都在用,网络刚刚普及到我们所在的小城镇。

一些花里胡哨的笔记本子宝宝们应该都不陌生。往往这种本子或首或尾,都会额外多出来几张彩色的纸,上面印刷着一些星座花语,往往还有专门的块块印着网络语言。

那还是个流行拿美眉称呼妹子的年代,一个有两个月亮的QQ号就能在班里完美地装一波逼。为了接网络时代的地气,连上课传出去的小纸条都要用上网络用语,花样多的甚至还写得一手火星文——

比如自称不能用“我”,而是要用“莪”,搁到现在就是一堆老司机污污污了,而当时却能引无数少年竞折腰。

所以当“呵呵”这个网络热词出现之后,顺理成章地被所有人用了起来。

那会网上有QQ表情生成器……本来想配个生成器图,然而年代大概太过久远,已经找不到了。总之能够把文字做成表情,效果十分流光溢彩,一闪一闪摩擦摩擦,我果断要追赶时代潮流的步伐,赶紧地生成了两个文字表情。

一个是热情的邀请:“一起玩跑跑吧!”

——没错那会我是玩跑跑卡丁车的网瘾少女

另一个则是友好的回复:“呵呵!”

当时的“呵呵”不仅没有变味,还十分流行,更有考证党出来说明苏轼曾经大量使用过“呵呵”。哎呀连大文豪都用,那感情好啊,于是就你呵我呵大家呵,呵得多了问题就来了。

因为那会的“呵呵”实在是太百搭了,什么语境之下用了都不尴尬。

听到了个笑话?“呵呵”表示笑了。

答应了别人事情?“呵呵”表示默许。

于是就出了问题。

隔着屏幕看不到表情,隔着网线听不出语气。那么一切就只能靠揣测。

“呵呵”这个词原本没有什么恶意,但是传达出来的感情不太强烈,有一定的距离感,所以在百搭的同时也非常引人琢磨。

我给你讲了个笑话,你为什么“呵呵”,而不是“哈哈哈哈”,是我讲的笑话不好笑?还是你根本没有认真看,随便敷衍我?

我求你你拿应了,你为什么“呵呵”,而不是“好的”,是不是原本不想答应我,又不好意思说拒绝?

我们渴望得到回应,并厌恶不确定性。

往往我们并不讨厌年纪大的长辈们使用“呵呵”,因为我们确定他们没有恶意。而同龄的小伙伴们聊天甩一堆呵呵,那火气就大了:你到底什么意思?

很多时候在碰到一些不确定的事情,我们会情不自禁地往最坏的方向想,好让自己应对最差的情况时能从容不迫。

流行词大多只火一段时间,虽然能够存在下来,但终究过气。过气的热词从嘴里说出来有的时候感觉就很奇怪。就像春晚的小品中揉着早就过时的网络段子,不仅笑不出来,连尴尬症也要犯了。

当第一波“呵呵”的热潮已经过去,再有人用这个词的时候,其中不好的含义不知不觉间便被放大了许多倍。我们更容易往恶意的方向揣摩了。

网络上开始有一些关于“呵呵”的帖子冒出来。

“讨厌别人发‘呵呵’的只有我一个人吗?”——你不是一个人!

“每一声‘呵呵’后面都隐含着‘你是傻逼。’”——好巧啊我也是这么想!

更多的人看到了这些帖子,更加注意在会话中避免用到“呵呵”,以引起别人的不快。时间一长这个“呵呵”也就真的变味了。

不过变味的并不仅仅是“呵呵”。

我们讨厌“呵呵”是因为讨厌被敷衍。然而敷衍一个人除了“呵呵”之外,当然大可用别的字眼,比如“哦”,比如“随便”。

贴吧里已经浮出了一些帖子:

“讨厌别人发‘哦’“随便”的只有我一个人吗?”

小伙伴们纷纷在下面留言:你不是一个人!

于是我就赶紧的回想自己有没有对人说过“哦”和“随便”,并决定以后不再随意给人发这个。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在看到这种帖子的时候迅速对自己作了自检。

“哦”和“随便”应该很快便会步“呵呵”的后尘了。不过招人讨厌的还不止“哦”,还有句号。

肯定会有人为句号鸣不平:人家一个小圈圈吃你家大米啦!

我们讨厌“呵呵”的原因之一也在于“呵呵”有一种距离感。而句号同样会让人感觉到距离与隔膜。虽然在文章中体会不到,不过文字聊天的会话中用太多句号会让人感到严肃而难以接近。


比如:

我记得你今天中午打算晚点回来。

如果要带饭的话给我说一声。

我记得你今天中午打算晚点回来

如果要带饭的话给我说一声!


尽管都是在传达善意,而不用句号的句子则人感到更热情。

同样的话用上不同的标点就是不同的语气——我们早已习惯于从符号中揣摩语气。

句号代表了不可再被添加的完结,不加句号的聊天消息让人感觉对面很快就会再补上一句;而加上了句号,则有一种话已说尽,不容多言的感觉。你用不带句号的消息QQ上敲我,我可能觉得你只是单纯地找我聊天;而每句话都带上句号,我会怀疑我哪得罪了你,是不是要被请喝茶谈人生?


那天和人在贴吧莫名其妙地吵了起来,究其原因,不过是我发现一条不友善留言,该留言所有用到标点符号的地方统统是句号。

于是我回复他:聊天中大量使用句号让人反感,要注意这个符号的运用。

尽管我的科普语言十分温和,但对方却感到了恶意,大吵大闹起来:你撕我!你凭什么撕我?你是不是看到用句号的都要过去撕一顿?

我说,我没有撕你呀。你看我哪句话撕你了?你感到恶意,也仅仅是因为我回复你时大量使用句号而已。

这不就在论证句号会让人感到恶意的观点吗?

对方无言以对,并开始打滚撒泼,甚至连自己有男朋友有人疼的迷之优越感都搬了出来,随后被路人看到批评了两句:作者哪里撕你了?

这货就灰溜溜删回复遁掉了。


有没有发现特殊的撕逼技巧?

那就是大量使用句号。就算每一句话单从语义上看都温和无比,而在后面都配上句号就能把人恶心得不行。甚至要撕你一时也找不到撕点。毕竟句号还是个孩子,还没有落到“呵呵”那人人喊打的境地。


怎样避免因揣测导致的误会,让文字表达显得更友好,从而防止尴尬?

简单地总结一些聊天会话中的小细节。

1,避开“哦”,“呵呵”等敏感词;

2,少用句号;

3,不要频繁使用相同的字眼作为应答,一直“嗯”,一直“好”,都不可取;

4,颜表情可以拉近距离,但不要用得太多,每句话都带是绝对不合适的;

6,一些尴尬的境地,表情包是个万金油,哪怕与主题毫不相关;

7,对方开始使用“哦”,以及大量句号,相同字眼,或者一直甩表情包作为回复,就说明聊天该结束了,赶紧的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不然尴尬症就要发展成尴尬癌啦。


评论 ( 1 )
热度 ( 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