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酒

文以载道,武以犯禁。
公众号:画酒 (Mr-huajiu)

© 画酒
Powered by LOFTER

我们离法治就像教室离卫生间一样远

法治是依托于对法制的遵从而存在的。法制是规则,而法治就是所有人都遵守规则。我们有已经很全面的法律制度,却并不被承认为是一个法治国家,无非是因为法律作为规则并没有被很好地遵守罢了。

那我们离法治有多远呢?

就像是教室离卫生间的距离一样远。

有一件让我印象很深刻的事情。那还是我的小学时代。大课间下课铃响了之后,老师拖堂没有下课。我的同桌,因为尿急想上厕所,举手报告给老师,得到的答复是:“不准去,就差这一点我们就讲完了,你再忍两分钟不行吗?”

然后老师口中的两分钟变成了十几分钟。而我的同桌,其实早已憋了半天,是实在忍不住了才鼓起勇气举的手。勉强又忍了几分钟之后,她就尿裤子了。

那天我的同桌一上午就像粘在了凳子上一样不敢动。因为她的裤子上尿渍未干,万一站起了身被人发现水渍就穿帮了。我看着她就觉得很可怜。

我们每个人最早接触到的规则是什么呢?认真追溯一下,大概是幼小的我们坐在凳子上,听到老师一遍又一遍地嘱咐:上课铃响,就坐在教室里好好听讲。下课铃响,才可以自由活动。

铃声就是规则。每个学生都必须去遵守。否则就会受到违反规则的恶果:被老师批评,如果次数多了,还有可能被告状到家长那里,迎来男女混和双打。

那老师有没有遵守这个规则,谁来监督呢?

违反了规则又怎样,你常见学生因为迟到被罚站,因为早退写检讨,见过有老师因为拖堂而受到责难的吗?

没有。

当有规则制定的权力一方自身不受规则约束,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庶民犯法有罪,而王子犯法无罪,还有人会去尊重规则吗?

于是我们不再去尊重规则,而是去崇拜权力。

大概没有任何人会把这个真相以如此直白的话语揭露给孩子们。但是我们每个人却都是在“权力大于规则”的潜移默化中成长起来的。这也就导致了现代社会法治观念的缺失。当我们这些外专业的学生上法律课,下课铃响我们放下了课本,如果不是为了考试,没有人会愿意再把教科书翻开多看一眼。

为什么?

“哎呀,书上只不过是说得好听罢了,没有什么用处。胡乱学学能通过考试就行了,这种东西,谁认真谁就输了。”

这种话听在耳中,很心酸很无奈。但是你却无从反驳——他说得那么有道理,居然让人无言以对。

当规则已经不重要,你作为一个普通人,得不到足够的权力,面对一些事件,只能求助于道德。而与白纸黑字的规则比起来,谁说谁有理的道德,没有固定的标准,是让人很难倚仗的。就像是俗话说宰相肚里能撑船,可俗话又说:有仇不报非君子!

听谁的不听谁的?结局就是每个人都只听自己乐意听的。

胡适先生曾说,一个肮脏的国家,如果人人讲规则而不是谈道德,最终会变成一个有人情味儿的正常国家,道德自然会逐渐回归。

一个干净的国家,如果人人都不讲规则却大谈道德,谈高尚,天天没事儿就谈道德规范,人人大公无私,最终这个国家会堕落成为一个伪君子遍布的肮脏国家。

想要真道德,必先守规则。我们离法治国家有多远?就像是在拖堂的老师的课上,从教室到卫生间的距离一样远。

明明只有几步之遥,可是你却迫于对老师的恐惧,一步都不敢迈出去。

当什么时候规则有了制约规则制定者的力量,我们从小所受到的教育让每个人都以规则为上,法治就到来了。


公选课《法治文化纵横谈》结课作业


评论
热度 ( 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