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酒

文以载道,武以犯禁。
公众号:画酒 (Mr-huajiu)

© 画酒
Powered by LOFTER

一元一斤的牛肉吃起来是什么味道?

早起的秋月拿食堂三毛钱一个的馒头夹了点罐子里黑乎乎油腻腻的东西当早饭。她吃得很香。那是她妈捎过来的牛肉,说是一块钱一斤。

晚上的秋月站在走廊里,面对满脸怒气的班主任不敢抬眼,瑟瑟缩缩地低着头。原本就矮小的个子在这会儿看上去更像是一个佝偻的瘦黑猴子。

教室里的眼睛门恨得不能穿过墙往外看——实在是太好看了。伤了很久脑筋的小偷终于被揪了出来,现在正一脸晦气地站在门外。小偷脸上什么颜色?班主任怎么处理她?有趣有趣,好奇好奇。

监狱式管理的校园生活日复一日百无聊赖,能多个热闹肯定都看热闹。外边班主任已经吼了起来:“都把你当最老实的孩子,你偷东西,你为什么偷东西?说实话,X秋月!”

班主任一声吼,屋里学生也不自由主地抖三抖。

然而眼看事情要发展到高潮,忽然间秋月又给放回来了,小碎步低着头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揉着哭红的眼睛不说话。静静地坐了一会儿,从桌斗里摸索出来了一个馒头。

馒头里面夹着黑乎乎油腻腻的东西,甚至在散发着腐烂的味道。秋月的同桌皱皱眉头往旁边挪了挪,不过不妨碍秋月吃得很香。


秋月的室友丢了东西。找来找去闹了几天,最后被揪出来是秋月。秋月是外地来的,身上一向脏又臭,脚上站沾着三星期不洗一次的黑灰,连整天吊着鼻涕的男生都嫌弃。所有人都不喜欢她,看她被老师叫出去,都幸灾乐祸地等她被严肃处理。

来个开除啥的最好了。我当时心里是这么想的。

也不能怪我为何如此恶毒。毕竟有天地板上洒水我不幸摔倒,秋月站在旁边用蹩脚的本地方言说了一句:“sa bi”

我一愣:你说啥?

秋月笑嘻嘻地换成了蹩脚的普通话:“我说,你是傻逼。”

当时我是个包子。包子到什么境地呢,无非是班里人一起排挤的可怜虫也敢过来捏两把。当时我对秋月的唯一报复形式是将她写进小说里,并塑造成大反派,在故事的结局因失足跌入粪坑溺水昏迷,醒来之后失忆并大改前非。

不过秋月就这么被放了回来,后续也没有什么喜闻乐见的结局。大家都不太爽,这件事情在当年的班里被称为秋月疑案。

“如果你能找出来为什么秋月的事被抹过去了,我给你充二十块钱的点卡!”

同桌悄悄地戳我。那会儿大家都小,二十块已经是巨款,我两眼放光:成交!不准反悔啊!

在同桌发誓不反悔之后,我用传说中能买到一斤牛肉的一块钱请被偷了东西的受害妹子吃了一块雪糕。毕竟受害人与秋月是室友,抬头不见低头见,为了调节俩人之间的关系,班主任肯定会悄悄地找这姑娘谈话。

只要把谈话内容问出来不就好啦?

受害妹子勉强憋住笑:因为作文书。她这不是偷东西,是因为看多了作文书。那种优秀作文上常常写如何帮助家境困难的同学,你懂得。总之我的包从上铺掉到了她床上,她以为这是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同学送给她的礼物。那包是我妈给我带过来的,里面有点生活用品啊吃的啊还塞了几百块钱,她就愉快地拿去锁自己柜子里了。


事情的最后是同桌一脸卧槽地把二十块钱拍到我桌上。这是放了学的晚饭时间,秋月就坐在我们前排,正香香地啃着夹了一块一斤牛肉的馒头,看着同班同学随随便便地把二十元的钞子作为筹码赌来赌去。

我哈哈哈一声说赚了二十,不错不错,以后打赌还来找我啊。同桌很郁闷:哼我再找你打赌我就是笨蛋。

秋月的目光好像被桌子上的钞票烫了一下,低了头继续啃她的馒头。我的同桌就努力地偷看她馒头里夹着的牛肉。

毕竟一块钱一斤的牛肉到底是什么牛肉呢?

同桌又想打赌了。“打赌你能不能弄到点她的牛肉,”从桌子下面我收到了一个纸条:“能弄到我请你吃饭?”


夹着牛肉的馒头是秋月每天从宿舍里带过来的。也就说明牛肉被放在她的宿舍里。我成功地用和受害者妹子一个雪糕建立起来友谊关系潜入了秋月的宿舍。还没说我的来意,受害妹子已经憋不住笑地指着窗台上一瓶黑东西:“一块一斤的牛肉,我们宿舍的镇舍之宝。你要不要看看!”

玻璃瓶子里面放着半罐黑东西,苍蝇在盖子上来回爬。我用强大的心理素质过去拧开了积攒着油垢的劣质塑料盖子,屏住呼吸来屏蔽菜味油味腐烂味,用放在旁边的筷子把一小坨黑色不明物体挑到了事先准备好的矿泉水瓶盖子里,又用塑料袋子包了几层。

“你看我把她牛肉弄到啦!”

“卧槽?”

“不过你今天不用请我吃饭了,改天请吧。今天我是吃不下东西了。”

同桌把层层塑料袋拆开,用一根废掉的笔芯拨弄了一下里面的不明物体,闻了一闻之后脸上露出了无比痛苦的表情,一把将其从窗户里远远扔了出去,并将头探出窗外大口大口呼吸新鲜空气。

被他扔出去烂牛肉掉到了校内巡视的校长脚边。校长指着窗户吼:楼上那个往下扔东西的货给我下来!

无比机智的同桌:“报告校长!不是我扔的!我看到窗外有人从楼上扔东西!就往外看看哪层楼这么没素质!”

校长:你赶紧把头缩回去,别被砸到了!

第二天楼上的班级被扣了十分。

当时逃过一劫的同桌缩回头来苦着脸说,完蛋,我今天也吃不下东西了。


从此每天看到拿馒头夹“牛肉”作为早餐并吃得津津有味的秋月,我们的表情都很复杂。看着秋月啃完馒头,然后对望一眼露出不可说不可说的笑容则成了当时我与同桌的日常。那罐牛肉实在是很耐吃,转眼之间到了期末。

学年最后一天秋月的早饭依旧是馒头“牛肉”,不过啃完之后却又从包里拿了一根烤肠出来。我和同桌对望一眼,随后我收到了一张纸条:“这货今天是想改善改善生活?”

然而秋月并没有开吃,而是整理了一下塑料袋,又拿学校统一给订的英语报纸把这烤肠一层一层包了起来,最终成为了一根看上去挺硬的短棒。她把短棒珍之重之地收到了书包里,这会儿似乎注意到了我们好奇的目光,转过头来笑了一笑:“这是回家带给我弟弟的。”

我和同桌点了点头:“哦,这样啊这样啊。”

不过今天的秋月似乎愿意多和我们说句话,憨憨地笑着又开了口:“画酒,今天下午放假你能和我一起回去吗,我听说路上施工城际车的车站换了,我对这儿不熟,不知道换到了哪。”

我说:那个……好的。

同桌戳我:“你不是很讨厌她吗!”

我说,是啊,但是我不知道怎么拒绝啊。


下午考完试放了假我推着车子和秋月走在路上。秋月把大包小包往我车上堆,完事可能也觉得实在把东西堆得太多太沉,就又把后座上的小麻袋取了下来。我正觉得有点感激,哪想秋月说:来你骑车,带着我啊。

我摇摇头:可是我不会用自行车带人啊。

秋月说:那你可真笨。

我虽然很气,却低了头没说话。

气氛瞬间尴尬了起来。秋月立刻又开了口,想要把气氛弥补一下:“那个……我没有说你什么不好的意思,不过这么大了还不会骑自行车带人,真的很笨哎。”

我想了一想,摸了摸口袋假装寻找某物,随即又装成了惊慌的样子:“哎呀我的校园卡好像不见了。你先把东西拿掉我看看是不是压在最下面了?”

秋月听话地把堆在车篮挂在车把的行李取了下来。这车子一空我骑上车嗖地就跑了。行李都堆在地上的秋月并不敢追,跳着脚叉着腰大骂起来。

那天的阳光把我的影子拉得很长,也照在秋月蒙逼的脸上。而被抛弃在半道的姑娘大概终于明白了什么是明媚的忧伤?


后记:

秋月当然不能算是个坏人。

平时学习很用功,对家里的弟弟也很不错。因为家境条件不怎么样,平时极度节俭。

能节俭到连喝水用的水杯也舍不得买。那渴了想喝水怎么办?

只好喝别人的。

秋月要喝我的水,而我不给她喝。

虽然当时的我是个饺子,不过也是处女座的包子。想象一下一个每天吃腐烂牛肉身上散发着多年不洗澡不换衣服的恶臭的姑娘,非要拿你的水杯喝水?

秋月非要喝,被我拼命水杯给抢走了。后来她不得不买了一个水杯。

大概是从这个时候开始讨厌我的吧?所以在我滑倒之后骂我撒币?


那个假期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担心开了学会不会被秋月打!

后来再没有见到这货,好像是因为嫌学费太贵负担太大就转学走了。

而我到现在也不会用自行车带人,一带人立刻翻车,委屈 (`□′)╯┴┴


评论 ( 9 )
热度 ( 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