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酒

文以载道,武以犯禁。
公众号:画酒 (Mr-huajiu)

© 画酒
Powered by LOFTER

从林


林宛狠狠地将一口唾沫啐到了地上,又往上面狠狠地辗了两脚。借此来将自己的不满情绪表达得更深一些。林宛说:“如果杀人不犯法,现在杨小云已经死了。”

郭诗原本坐在她旁边,脸上挂着傻笑玩手机。听到林宛这么说,赶紧把手机扣到了腿上,往四周扫了扫。林宛虽说是个妹子,不过把这话说得恶狠狠地倒还有几分吓人。好在这一会儿除了不远有个拿着卫生袋扫地的大妈,也没有什么人。大一小学妹们穿着一模一样的军训服,匆匆忙忙跟着教官的哨子跑,出了汗的额头被太阳晒得锃亮反光。

郭诗就看着那些小学妹们又愣兮兮地发了一会呆。她仿佛看到最初的时候同样是穿着军训服的自己,也是和今天一下低眉顺眼地坐在林宛身边。休息的时候很随便地找了张长椅,在紫色的不知名的花儿开着的藤蔓缠绕着的凉亭下面,挺清凉的长椅。这时候杨小云拎着三罐饮料走过来,脸上挂着笑不由分手一人手里塞了一杯。

杨小云说:“同班同学哈,来来来,我请客我请客。”

主动就会有故事。无论是爱情友情都是这样。后来确实也维持了挺长一段时间的朋友关系,直到杨小云越来越忙,关系也就日渐地淡了。后来因为一些小事积攒了摩擦,爆发起来之后彻底宣告破裂,这还不算,积怨又因为各种事情一次次加深。

郭诗始终跟着林宛。虽然觉得这一点小事不至于发展到这样,不过在尝试过撮合却没能把矛盾解决之后也便站在林宛这一边。林宛生起气来的时候便在背后骂杨小云,尽管大部分时候骂得很难听,而郭诗却也只有跟着听。

否则一个单身的女生在离家遥远的偌大校园里,失去了朋友,孤身一人上课吃饭,对郭诗来讲实在是很恐怖的一件事情。

“你来帮我想个办法。”林宛说,“如果能的话我真的很想让她消失。但是现在都是成年人了。有的记者又是看热闹不嫌事大,一点个风吹草动的事情鼻子像狗一样灵,嗖嗖地冲过来,好多办法都不能用。也不用想太狠的,能整整她就可以。讲真,看她不爽好久了。”

说着林宛又往地上啐了一口:“你不觉得现在她是越来越浪吗?”

浪的词义很多样。比如在林宛这里暂时用来指杨小云的工作有着落了——因为这事今天早上杨小云兴冲冲往家里打了一通电话,旁边林宛是简历投了无数份,全部石沉大海,恨不得把这杨小云给钉到十字架上。

郭诗有点慌乱地又把手机屏给点亮了,胡乱把主屏幕划了几下,这才结结巴巴地答:“我那个……那个我也不知道。”

郭诗的不“不知道”在林宛的意料之中,故此也没有对她表现出什么不满来。自顾自地拿鞋底来回抹着她吐在地上的唾沫,说:“要是我还没有过十四周岁就好了。没过十四周岁……不用负刑事责任啊。”

郭诗有点怕:“悠着点啊,你看之前复旦那个投毒的,现成已经给毙了。”

林宛说:“投毒的智商都很有问题。只是为了发泄个情绪,把自己也给赔进去了。我要做的话,必须要用点高智商的方法。”她开始抬头望着天,眼珠子转转转,开始努力地想到底有什么高端的手段,既可以搞一波杨小云,还不用自己这边付出什么成本。小从到大经历过的许多事情幻灯片儿一般在她脑海里面闪。林宛在试着从已有的经验里面想出一个聪明的好方法。然而想得最多的,也不过是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她想要同桌的玻璃球,而同桌不给。小时候的林宛刷地举起了手:“老师,我同桌上课玩玻璃球,打扰我学习。”

那大概是林宛唯一一个成功而又不需成本的整人经历?


杨小云开了两个性别不同的QQ,打开了两个聊天框,自然也对应着两个人。一个备注是青青,另一个备注是张总监。她指尖抖抖把一份简历往张总监那里发了过去,那边秒接收。

张总监:同学你的这份简历,一看就很有水平啊。我们公司需要的就是这样的人才!

杨小云:这不是我的,是我帮别人投的。

张总监:那很好,你你可以和她一起过来,实地考察一下我们这里的工作环境。我们公司待遇很好,就算是实习期,工资看表现能开出个六七千。考虑一下?

杨小云:一起过来倒不必了。这简历上的人是我前女友,我挺对不起她,现在看着她一直为了工作发愁,我是挺想悄悄地帮她一把。听说你们那边要招运营,正好专业也对口。真心希望你们能给她一次机会。

张总监:我们这边马上和这位同学取得联系。

杨小云嘴角微微地勾出了一点笑意,把这个性别男的QQ号给下线了。另一个聊天框亮了起来,发过来的是一个特别软萌的表情包。杨小云敲了“青青么么哒”几个字发了过去。

青青:你那边还好吧,这些天那个林什么有没有和你吵架?

杨小云:没事,马上就解决了。大概这一次能彻底地解决掉?

青青又发了一个笑脸:哟,不会是和好了吧?

杨小云打了个哈哈,发过去个表情包,已经不想再谈这件事情,把话题转移到了一边:最近你在忙什么?我看你上线也变少,动态都不怎么发了。

青青:倒也没在忙嘛,前些天考了个驾照,整个人晒黑了一圈不想动。那个,你马上要工作了有钱钱花,家里管得不严,闲了要不要考虑来这边找我玩?我们也认识了两年了,早就说好了要面基,但一直都拖着。

杨小云想想确实也是,找了个点头的表情包发了过去。


郭诗心里很纠结。林宛想整一把杨小云,她在想要不要悄悄地给杨小云透个气儿。鉴于她一直和林宛走得近的缘故,杨小云和林宛闹翻之后也便一直很冷淡她。想起来杨小云冷起来面无表情的样子,郭诗心里就有点怵。

但是好歹也当过一两年的朋友,眼看着林宛要出狠招,自己是个知情人,却憋着不吭气儿,万一杨小云真出了什么事,自己心里也着实过意不去。

所以到底说不说?

郭诗心里俩小人儿交着战,脚下是跟着林宛往食堂那边走。就在走到食堂门的时候,这个问题终于有了答案。

原因在于林宛接了个电话。跟电话那边的人“嗯嗯”“好好”“谢谢”几句之后整个人是瞬间神采飞扬,喜上眉梢。

电话挂掉,林宛放下了手机,也顾不上天太热挨近了凉得慌,上来就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郭诗吓一跳:“咋……咋了!”

林宛仿佛要蹦起来:“有个公司!有个公司收了我的简历让我去面试!听起来这公司对我挺满意的样子,还说可以带个同专业的同学一起去考察考察……你去不去?去吧去吧!工资六七千呢,和我一起去吧!”

郭诗立刻也跟着变得很高兴。很快就把到底要不要跟杨小云透透气儿的纠结给忘掉了。她说:“好啊,我跟你去。”

等到郭诗再想起这回事的时候,已经是几天之后。她准备好了跟着林宛去南方公司在的那个城市里面试,收拾完了东西有天准备扔垃圾的时候看到杨小云站在宿舍楼走廊里玩手机。郭诗过去喊了一声:“杨小云!”

杨小云转回头来看着她。

郭诗说:“那个……”

这会儿事到临头了她才想起来,“透个气儿让她小心点”这个想法,想起来简单,而实际上倒是很难说出口。于是郭诗就卡住了。结巴了一会反倒是杨小云开了口打破了这尴尬局面。

杨小云说:“要去实习了啊。”

郭诗赶紧点头:“嗯,嗯。”

杨小云说:“我看你最好别去。先安心准备考研比较适合你,这急慌慌地就去工作不太好。”

郭诗一愣:“啊?”

这话郭诗不爱听。不过一时也想不起来怎么反驳,杨小云划划手机拨了个电话,拿起来“喂”了一声,大步流星地走了。郭诗回了自己宿舍,把今天碰到杨小云的事给林宛说。

林宛说:“别搭理她。说白了就是看不得别人好。你要是真不去了,她心里才开心呢。”

郭诗觉得有道理,甚至心里因为这件事还有些气堵。想着自己原本是想过去好心提醒一下,而杨小云当头来一句让自己放弃这工作机会,真是见不得人好,简直恶心。幸好自己选了林宛做朋友。如果是杨小云的话,会不会这到手的工作机会就被她给不怀好心地劝没了?

三天之后林宛和郭诗坐上了前往南方的火车。公司在的地方有点偏,两个人人生地不熟,全靠公司里说是负责带新人的张总监指点着,来回转车。路线很麻烦,而张总监却是不厌其烦,两个人都觉得这实在是个大大的好人。

“第一份工作就能遇上一个热心人来回帮衬,实在是太不容易了。”郭诗跳下出租,捅了捅林宛。“一定要好好干。”

林宛点点头,脸上也满是兴奋。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往那宾馆里走。阳光打在两张青春的脸上,谁也没有察觉到阴影里一些男女正阴森森地笑。


“你以为天上掉馅儿饼呢,哪有那么好的事情,刚毕业的学生,人家公司钱多了闲的,单看你一个简历,就敢一个月开七八千的工资?还特别欢迎你带同学一起去?这一看就不靠谱,多半是传销。”杨小云只顾着收拾东西,都不带回头看一眼的,语气很不屑。室友也是被这一头冷水浇得愣了一下,把一个所谓公司返回来的邮件给删掉了。

宿舍里的气氛一时变得尴尬了起来。旁边人打破这沉默问了一句:“小云,你这是要到哪里呀?”

杨小云说:“我一朋友喊我过去她那里玩,我到那边呆两天。”

室友叽叽喳喳了起来:“哎呀,真好。”“我也想出去玩,就是这工作的事搞不定,实在没心情。”“小云别忘了给我们带回来特产啊!”


青青也是个年轻姑娘,身材娇小,笑容甜美。杨小云过来的时候她在车站里接着,上来就是一个大拥抱。

青青很开心杨小云过来找她。她第一句话就是说:“你比照片上好看。”

杨小云说:“你也是,真人比照片上要美。”

两个人就拉着手,挺亲密地并肩往车站外面走。青青说:“你跟我到租的房子里面住着,先歇歇,这一路上折腾得可不轻。明天我们出去玩。”

杨小云点了点头。

青青又说:“今天下午你陪我一起去听个课?”

杨小云一愣:什么?课?

青青脸上的表情变得神秘了起来。她把声音压低了一些:你听说过1040阳光工程吗?



评论 ( 2 )
热度 ( 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