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酒

文以载道,武以犯禁。
公众号:画酒 (Mr-huajiu)

© 画酒
Powered by LOFTER

你以为科三你想过,想过就能过?

出门前我妈把两百块钱塞到了我包里。“这钱用来打点考官。如果你在第一次机会的时候没有通过,记得一定要把钱找个机会给他,不能像上一次那样。给钱的时候要悄悄地给,趁他下车的时候在车外给。车里有摄像头,别有小动作。他不敢收是不敢收,万一把你举报了就完了。”

我点点头说好,拎了包出门。车管所短信通知上是8:30之前到场签字集合。然而实际情况却是8:20考场就封了门禁止进入。路上不走运碰到了堵车,塞了一会在8:17分赶到了,慌慌忙忙拿了档案进门。好在里面各处都认识,毕竟之前的科目三已经翻了一次车,考点自然也来过。

上次翻车还是赛假。候考厅是四壁透风,头顶就棚着一块板。大冬天里给坐的脱了漆的旧铁凳简直像冰块一样凉。这次是夏天,厅子里放了俩空调,然而鉴于四处透风,门又大开,所以并没有什么卵用。穿警服的大嗓门吆喝着往里面挤往里面挤,一条长凳上必须坐满八个人。于是整间房的空气里满满地弥漫着大叔大爷身上的汗酸味,当然也混合着怨气。

坐得的了方便说话,也方便在别人说话是插嘴。于是厅子里乱得像是一锅煮沸了嘟嘟冒泡的汗酸汤,身边人扎堆骂骂咧咧起来,话题大多在于科三多么多么难过,考了几次都挂了云云。

“科三是最好考的。但凡你过了科二,科三就是送的。”这是多年前驾校里流传着的老经验。不过这个老经验显然已经过时。

考之前的一天我去姥姥家吃饭。饭桌上舅舅自然要关心一下我的考试。不过第一句话问的倒并不是“练咋样”,而是“送钱没?”

这个送钱自然是指的好处费。一个偏僻小城的驾照考试,多的是弯弯绕。舅舅是个老司机,认识的几个老司机小伙伴都在各驾校里工作,对于其中的门道自然懂得不少。

我摇头。

舅舅说:“那你这次就很危险了。这个考试里有一个叫做通过率的东西,是规定好的。交了钱的就给过,为了这个通过率符合要求,自然有一些人是怎么都不给过的。”

我说:“我上一次就是因为考官使坏才挂掉的!“

舅舅说:“那我帮你把钱悄悄地交上吧?”

我忙拒绝了:“我家里交就好!”


然而回到家里之后,爸妈的看法是这样的:

别人都能过,你为什么不能过呢?

——别人交钱了啊。

别人不交钱也过了!

——谁啊?

反正就是有人过了,你不过就说明你不努力。

——他拿我卡过关率呢?

那没办法。只能说是倒霉呗。

——所以为了不倒这个霉,我们把钱交上就好了嘛。

不交!就是不交!


最终我在考试即将结束的时候坐上了考试车,被带到了旧考场。考场有两个,一新一旧。区别在于旧考场往往用来卡人。消息来自教练:“交了钱的先考,不交钱的后考。没交钱的那种就会被带到旧考场去。”

旧老场道路宽,实际上是比新考场更好考的。但是往往通过率比新考场低得多,因为路况更适合考官作手脚——无非就是在不适合作某项操作的时候,偏偏发指令来考试某项操作。

同车还有一个大红TM配蓝短裤的妹子,次序排在我前面。于是我在后排便得以观察手脚的作法。该妹子打灯鸣笛起步一切正常。路很长指令并不多,除了个超车,会车人行横道等操作一一做完,就是在长长的路上挂二档慢慢挪。挪了有好久,旁边没车,超车指令也不发。

我猜:肯定是旁边车多起来,没办法超车的时候考官提示超车!

鉴于一向机智,这个猜测准确无误。左边车道一串车嗖嗖往前跑,考官果然提示超车,妹子打了灯却变不了道,卒。

考官将车重新开回起点,妹子上车开始第二次机会。不过还没开始便结束了——这次死于灯光。灯没打开。

两次机会用完轮到我上车。第一轮同样卒于灯光,这才发现不是那妹子出错,是灯不知为何打不开。我转头对考官说:“这灯坏了。”

考官很不耐烦摆摆手,示意我下车去,摸感应器开始第二轮。

再上车时果然便好了。发动车子顺着路走。同样是前面所有操作作完,路上左右没车,就一个超车指令迟迟不发。有了那妹子的翻车经验,我肯定晓得这是要故技重施来坑我。果然左边有了一串车子过来,考官眼疾手快就下了指令超车。

我岂能和那妹子在同一阴沟里翻船,转向灯一打就只管瞎几把往旁边拐。估计后面那车也是心里骂我碧池,不过好歹是减了速让我换到了左车道里。但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考官一卡不成又生一卡,转了弯前面车忽然停了正准备变道,啪唧就甩了个“直线行驶”。

于是卒于变道。

事后我说考官是个婊砸,一肚子坏水儿就是不给过。很快便有人指出来:“你咋不停呢?”

除了掉头红灯以及考试结束,其它时候停车一律直接挂。当然如果当时卒于停车,事后诸葛亮又得说:“你咋不变道呢?”

我妈很完美地也将事后亮亮的角色扮演了一次,最终指出挂科原因在于我不够努力;我问努力的老妈到时候是选择卒于停车还是卒于变道,原因便改而归为我没有塞给考官钱。

我说:“我敢给吗?”

不敢给的原因则在于一道数学题。让小明同学像小时候一样在题中友情出镜。

小明第一轮考试没有通过,于是中间悄悄塞给考官200R。考官收下钱,并在第二论考试结束之后将小明带到XX处,举报小明,并将作为举报证据的200R退还。XX处按照规定,判小明停考一年,奖励举报人即考官400R,并罚款小明所在驾校2000R。求:考官又将从这2000R中抽成多少,以及小明同学的心理阴影面积?


当然在这时又有一道逻辑题出现了:既然考生想要过关需要交给相关人员好处费,而考官又拒收红包,是不是不合逻辑?

答:想要当上偏僻小城的考官,需要送礼约10-20W元。于是这造成考官在想要快速回本的同时,又恐惧东窗事发下岗。直接收取考生红包有极大翻车危险,于是考生应当将红包交给驾校,以及一些有门路的教练,驾校与教练将作为中间人而打通关系。这种方式将十分安全并形成多方利益链。


后记:事情的结局是我联合姥姥对家长进行耐心说服,已决定下次考试拿钱直接过。虽然十分愤怒,但是无可奈何。最后掰扯几句,给一些在小地方同样面临驾考乱象的宝宝们提个醒。鉴于科一科二全由电子评判,问题主要出现在科三上,这里主要针对科目三。

一,考前确定一下驾校的收费中是否包含“包过费”“保险费”。有的驾校是把包过费直接包含在学费当中的,收费一般会较高,或者称为“VIP”学费。

二,如果不包含可以单独交,大部分时间单独交的包过费+普通学费,低于VIP学费。单独交的话,将费用交给驾校,或信得过的教练。

三,考官(安全员)不想让你过的方法有很多种。

1、在不能超车的地方,如左侧车流经过,或原本就处于快车道时提示超车;

2、在前方有车慢速行驶或停车时,提示直线行驶或加减档操作;

3、在掉头之前,用变更车道、超车、直线行驶等指令,迫使你驶入最不适合掉头的车道,或无法更换到适合掉头的车道。

4、所有项目考试完成,走到大部分人的停车区域时不提示靠边停车。你只能一直往前走。终于你觉得不停不行了——考试不合格。

5、找个理由直接自己一脚刹车,让你直接挂。

6、这个有点阴谋论:我怀疑我的考试中灯也被动了手脚。如果该怀疑成立,那么车上的一些小玩意儿可能会被动手脚。


总之,一些无奈凭个人之力很难改变。妥协也不失为一个有效率的选择。小孩子论事争对错,成年人选择看利弊。花点钱过关拿驾照的成本远低于和庞大利益链硬杠的成本。有的时候拿钱就能解决的事,为什么要去“努力”呢?

码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十分愤怒——倒不是因为科三翻车,而是我在网页上码好的字,忽然间网页回退,于是全没了……只好哭着重新写了一遍,所以这么晚才更新!发誓以后再也不用除了Scrivener之外的东西码字了!


评论 ( 3 )
热度 ( 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