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酒

文以载道,武以犯禁。
公众号:画酒 (Mr-huajiu)

© 画酒
Powered by LOFTER

异世特战组:人蛇培养计划【B】



李主任是李清清的姑姑。不过一般人并不知道两个人有这层关系。平时李清清把李主任叫做李主任,李主任把李清清喊李清清。哪想变成了蛇之后李主任喊她反而喊得亲热起来了。李清清五脏六腑都翻搅着一阵阵的恶寒,整个人都在抖。

那蛇把舌头从她耳朵里缩了回来,嘶嘶着又说了一句:“你不要怕,我不咬你。只要你乖乖的,听我的话。”

李清清哪里还有别的选择,她连忙点头。只听那蛇说道:“带我去安全的地方,顺便给我找一些吃的。”

李清清说:“安全的地方……”她努力地去想哪里才能算是安全的地方。其实她觉得李主任就这么普普通通的做一条蛇,水沟里草丛里泥土里其实就挺安全的。但是她不敢说。毕竟这是一条由人变成的蛇。在做人的时候享过了空调房柔软床,如今做了一条蛇,水沟草丛泥土那种脏地方是怎么也看不上的。她想半天也想不出来哪里能说得上是安全,于是问:“你觉得哪里比较好?”

那蛇说:“你宿舍里不行吗?上次抽查学生宿舍,违规养狗的都有,你悄悄养条蛇又怎么了?”

李清清身上的鸡皮疙瘩一直都没下去,此时又冒了一层出来。把这条恶心的蛇养到宿舍里,它没准睡觉还得爬到她床上,想想都受不了。好在这一会儿她的脑子转得异常地快,连忙说道:“不行的,女生宿舍大家没大没小,随便翻别人的东西,向楠她们没准会发现你,那便不好了。我倒是想起来一个地方,摄像头什么的都没有,我带你去那里啊。”

蛇问:“哪里?”

李清清说:“体育馆的女生训练室。夏天妹子们训练一般穿得凉快,学校怕有闲话,那间屋子里是没有摄像头的。我在柜子里铺好衣服,你就呆在我柜子里,只要静悄悄地,就没人能发现得了。”

那蛇嘶了一声,算是默认,将头一埋游进了她衣服里,藏到了裙摆下面。李清清拿出手机,划几下从联系人里找到了陈依的号码,发了一条信息过去:“女生训练室衣柜的钥匙,在我包里,给我送过来,么么哒。”


教科楼大厅整整齐齐地站着几排学生在集合,脸色都不大好,满满的都是苦逼。不过表情不苦逼的也有,大多很悠闲的模样在一边站着,身后放着很多一看就很沉的黑乎乎仪器。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身材好,尤其几个男生,短袖衫儿显出来的肌肉块块一看就是练过的。

所有人都别着个胸牌,站得整齐的这些人胸牌上印着个比电脑管家稍微好看点的盾,闲闲散散在旁边的那些印着的则是交叉在一起的两把刀。

陆紫进了大厅抬起手来向这边扬了扬算是打了个招呼,这些人脸上带笑,也扬手招呼了回去。大家都没有说话,因为有个老师模样的中年眼镜秃顶男在中间拿着几张纸站着。他手里的纸显然是名单,对着这单子把这些胸牌带刀的扫了一遍,清了个嗓子开口问:“郭久!郭久呢?你们的范组长不是也派了他过来么,人呢这是……”

陆紫说:“他有事,来不了了,找了我替他出勤。”

那老师一脸很疑惑的表情看着她。陆紫这才想起来,从口袋里摸出来了胸牌别到衣服上。那胸牌上写着特战组陆紫,X院X班,紧急联系人XX,身份证号XXXXX。老师扫了一眼这胸牌,点点头,在郭久名字后面划了个勾儿,把这张特战组的名单放到下面了,换了另张纸查人数。这次查的是校安保队,也就是那一排胸牌带盾的。这张A4纸上并没有学生的具体名字,有的只是小分队的名字。于是他这么点名:“预备队一队!”

站在第二排的一个高个子男生高声答:“到!”

点到七队的时候没人回答,老师的脸色便有点沉。拿出手机翻了翻说道:“明明七队报了一个人过来,怎么没到?预备队七队陆紫!咦?陆紫?”

陆紫说:“我是来替郭久的,谁报我名儿?这事我怎么不知道?”

老师听她这么说,也没有问什么,直接在“预备队三队”这几个字后面画了个圆圈,便接着往下点了。分分钟点完,往那一堆黑乎乎的东西上一指,说道:“这是精密磁波探测仪,探测可颖生物身上发出的电滋波用的。安保预备队的负责操作仪器,发现危险立刻报告,特战组的同学们负责排除。万一被咬伤不要惊慌,特战组配了血清。同学们尽快行动啊,尽快行动。”

然后这位老师便一溜烟儿地从教科楼里尽快出去了。


李清清回到了宿舍里第一件事就是进了卫生间洗澡。身上穿的衣服她脱下来直接扔进了垃圾筒,垃圾筒装不下,只好抬腿使劲往里面踩了几脚。拧开了水龙头还没往身上冲,就忍不住抱着马桶哇一声大吐了起来。

这澡李清清洗了有两个小时,洗完出来晕乎乎地就想倒,陈依在她洗澡的时候回了宿舍,赶紧扶她去床上躺好,拿手往头上一摸感觉烫得吓人:“你怎么发烧了?”

李清清没力气不想说话,再说姑姑李主任变成的蛇来找她的事也说不出来。摆摆手让陈依到一边去了,拿了被子把头一蒙就是睡。

宿舍里没有空调。大夏天的又盖个被子,更加捂得像蒸笼。但是李清清身上却有冷汗不断地泌出来。她昏昏沉沉地躺了一会,睡了过去,很快便开始做梦。

锁在柜子里的蛇把嘴张得无限大,长长的毒牙露了出来——蛇把毒牙摁在柜子的铁壁上,注射毒液。毒液是伤口里流出的血脓的颜色,当被涂抹到柜子的隔板上时,那看上去很坚硬的金属居然便开始滋滋地冒泡儿,有被溶掉的油漆与铁汁缓缓地流下来。

蛇在这一格柜子里用毒液蚀出了一个合适身体大小的洞,顺着那洞就往旁边柜子钻过去。

李清清正用耳朵贴着柜子在听。那蛇原本被锁在陆紫的柜子里,渐渐地陆紫的柜子就没有了声响,而她自己的柜子却忽然间有了动静。

她颤抖着手拿钥匙打开了自己的柜门。一刹那间肉色的蛇头就像劲箭离弦,从她的柜子里弹射了出来,蛇嘴张开,露出紫红色的舌头与两对尖牙。李清清连忙往后躲,只是动作不够快,那蛇牙在她拿着钥匙的手腕上挂出了一道口子。血珠从那口子里涌出来,却并不是鲜血的殷红色。

她整个胳膊都木木地感觉不到疼痛,然而皮肤却从那道口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溃烂发黑,肉块连带着表皮就像是盛夏时离开冰柜太久的脆皮雪糕一样,迅速融化,一块一块儿地脱落。


李清清哭喊大叫:“别咬我!我错了!我这就去给你送东西吃!”

她这一句话喊出去,人忽地从床上坐起来,这才知道原来只是个梦。陈依满脸担心,转过头来看着她,问:“怎么了?”

李清清没回话,穿衣服就要走。陈依问:“你去哪?”

她问了两遍,李清清才回:“去买东西。”

刚走到门口,却被向楠从对面宿舍过来拦住了。向楠拿手摸了摸她的头,问:“还有点烧呢,这是去哪呢?”

李清清说:“先去趟超市买东西,再拐一趟训练室。”

向楠摇头:“别去了,体育馆已经封了。”

李清清一愣:“啥?”

向楠说:“你睡着了不知道。教科楼并没有蛇,找半天找出来原来被目击的只是一张褪掉的蛇皮。特战组探测出来体育馆那边有反应,有安保队跟着去的在贴吧里直播,说那蛇八成就在女生训练室……好奇怪啊,怎么会在训练室呢?”

李清清推开了向楠硬是走了,在楼下超市里买了一袋小香肠塞进包里,直奔体育馆。门口已经拉了警戒线有人守着,李清清掏出了胸牌别上,这些人也就放了她进去。大踏步地往女生训练室赶,哪想刚在走廊拐了个弯,就看到那个秃顶的中年老师带着一队叽叽喳喳的学生走出来。这些人脸上都有喜色,李清清心里咯噔一声,站定了问道:“那蛇搞定了?”

秃顶老师把她打量了两眼,从胸前口袋里拿出来了名单对对:“校安保预备队七队的小队长?”

李清清答:“到!”

那老师脸一黑:“事都完了才知道来,队长是吧,扣十分。”

李清清当场就愣了:“我们队陆紫报名了啊,没过来吗?”

那老师鼻子里哼一地声:“人家陆紫都不知道你报了她的名。”

李清清张了张嘴,想解释却又不知道怎么说。之前明明见到了陆紫走进教科楼,想想陆紫那尿性,难道她是专程过来找负责的老师作了一个严肃声明?

她能脑补出来陆紫那屌屌的样子,陆紫的话肯定会这样说:“这不是自愿吗?凭什么单方面给我报名?我不干。”

李清清问:“陆紫呢?”

秃顶老师没理她。旁边有个认识的同学,怕她尴尬,也就好心地过来答:“陆紫和特战组的在一起,说是还要去其它地方排查。”

李清清呆了一呆。那同学接着说道:“哎呀真是奇怪,那蛇居然就在陆紫的柜子里!然后她就帮特战组的人把蛇给弄死了!好厉害!”

李清清的头还昏昏地在疼,根本不想回话,但是出于礼貌,还是干笑了两声:“哇,这样的话应该能给她加上不少分吧。那个,我有东西忘到了训练室,我先走了。”


训练室的地板上有着斑斑点点的血迹。那血异常地发黑,和人的血液有很大的区别,不用猜就知道来自哪里。李清清站在柜子前呆了一会,忽然听到背后有人说:“李清清。”

这是陆紫的声音。李清清吓了一跳,转回了身。果然看见陆紫双手插着口袋还是那吊儿朗当的样子,像是在看她,却又像眼里根本没有她。

陆紫说:“钥匙给我。”

李清清问:“什么钥匙?”

陆紫向那边柜子指了一指。李清清哼了一声后退一步,一只手无意识地护住了自己的包:“这一套备用钥匙是我们安保队的,规定上小队长保管着训练室钥匙,凭什么给你?”

陆紫问:“特战组算不算是安保队的上级?”

李清清想起来亲自过来找过她的郭久,心里不禁有点虚,然而嘴上还是硬的:“算又怎样?”

陆紫哼了一声:“那我给特战组组长打电话。”她把手机拿出来选了联系人范彻元,开了免提就拨出去。那边很快就接,一个很年轻的男声喂了一声。

陆紫问:“狗比元?”

范彻元说:“智障陆紫!”

陆紫说:“安保队有个叫李清清的,小队长别让她当了。你和老师打个招呼吧。”

李清清心里刷地一下就凉了。紧张地听范彻元怎么回话。这两个人能互相开玩笑狗比智障随便骂,说明关系肯定不一般。

电话那边嗯了一声说好,陆紫就给挂了。向李清清走了两步伸出了手:“你不是小队长了,钥匙给我吧。闹也没用,听说那个李主任是你姑姑?她现在好像护不了你了。”


李清清身体还很虚弱,此时更是被陆紫给气得哆嗦。看着她伸到面前的手,忽然间牙齿战栗着痒痒了起来,甚至有冲上去撕她咬她的冲动。她感到自己的头像炸了一般火热地烫起来,精神似乎有一些恍惚,过去的很多事情走幻灯片儿一般在眼前闪。最初认识陆紫时她刚当上小队长,第一次见面把这个有点流里流气的短发女生当成了男的拦在门外禁止进入,陆紫居然掉头便走了。然后点名时才发现少了个人,整个屋子都在笑,那是李清清多年来都没感受到的侮辱。

那笑声仿佛在此刻再次响起,尽管这间训练房此时此刻并没有别人在场,笑声幻听一般地不停地往李清清耳朵里钻。笑的声调越来越高越来越鬼畜,李清清感觉她在笑声里无限缩小,而眼前的陆紫却越来越大越来越高。她想去骂陆紫一句婊子,张开了嘴却发出了嘶嘶的声音。

李清清忽然间意识到,自己变成了一条蛇。

与平时所习惯的娇弱无力的女生的身体不同,她能感受得到,现在的每一条肌肉,每一片鳞甲都蕴含着巨大的能量,她忽然间就理解了为什么李主任变的那条蛇单凭肉身,能直接冲破玻璃窗。那导弹一样的冲能,现在的她也能做到。

她将蛇尾猛地一卷,倏然间就弹起了几尺高。这种高度带上向前的冲劲儿能咬到人的脖子,而李清清的目标就是颈动脉。她心里隐隐地觉得自己好像没必要这么狠的,但是现在她那包裹在片片鳞甲中的一颗蛇心却跳动着嗜血的动物本能,她不受控制地放纵着这种天生情绪。

蛇嘴张开了,张到了极限。淋沥着毒液的蛇牙得以完整地展露出来。可是这一口却什么都没有咬到。陆紫以一种极其诡异的速度向旁边闪开了,随后李清清一侧的眼睛看到了一闪而过亮得扎眼的刃光。


特战组随身带着的小型探测仪忽然间滴滴滴响了起来,几个人对视一眼,飞步冲进了女生训练室,有人是还没进门就大声在喊:“陆紫!”

陆紫倒是淡定得很,晃晃悠悠闪出了道来,伸手向后指了指,示意众人去看。

蛇头被一柄弹簧军刀牢牢地钉在柜子上——刀子很锋利,用力也足,直接便刺穿了那制成柜子的金属。蛇身还在扭动着,使得紫黑腥臭的污血从那刀口不断溢出来,一道一道地染脏肉色的鳞。

“健体分一百分。”李清清彻底失去意识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是陆紫的话。声线依然是波澜不惊得可怕:“别忘了给我加上呢。”


评论 ( 1 )
热度 ( 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