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酒

文以载道,武以犯禁。
公众号:画酒 (Mr-huajiu)

© 画酒
Powered by LOFTER

你是真的乖巧听话,还是不敢担负责任?

初三中考结束的那年暑假,我想在要在家里好好玩,但是我妈很想让我去参加远在千里之外的国学夏令营。鉴于那会我还挺听话,也就答应了。去了之后管很严,每天都要还要做很多傻傻的事情:强制三拜孔子像;不许问“为什么”;必须摔在地上表演“害怕”。当时悲催到以小时为单位,计算自己什么时候能回家。于是我很生气。

等到终于回到了家,第一件就是和我妈生气:夏令营这玩意儿你自己想去你自己去啊,为什么非要让我去呢?

我妈:我让你去当然是为你好啊,在那里学国学读经典啊。

我说:觉得对我好就是真好啊,我在那也没学到啥倒是天天苦逼死了。

我妈说,那你为啥要去呢?

我很冤:你让我去的啊。

我妈说:我让你去你就去啊,你不想去自己说不去嘛。

我一听,卧槽有道理。如果当时我哭着闹着不要去,再不行就去姥姥家抱着姥姥大腿说不要去,姥姥宠我肯定帮我对付我妈,我还用去嘛?都怪我不想去还不坚定,为了当个乖孩子讨大人喜欢,委屈自己受罪,宛如一个智障障。

从此我妈就发现再想让我听话去这里去那里,做这些做那些,就有很大难度了。我在那个时候深切领悟,一些建议就算是打着“为你好”的名义,实际上完全没有帮助,还会让你很痛苦;而建议只是建议,真正做不做,还是要看自己。毕竟腿是自己的,嘴是别人的。别人只是动动嘴,自己没必要非得去跑断腿。毕竟跑腿的是你翻车摔跤的也是你,你未必能爽到,但在你开始跑腿的那一瞬间别人已经获得满足感了。

是不

这种事情发生在小孩子身上也便算了,毕竟从小接受的是“听话”教育,为了做乖孩子而委屈自己很正常。而当后来渐渐地长大,什么话当听,什么话不当听,自己应当有分辨能力。实在没有分辩能力,也多少要有个主见——就算很难说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但是弄清楚自己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应该不难吧?为什么不能遵从自己内心作选择,而是要用自己受委屈,来让别人的快乐呢?

我试着对这个问题作出回答,也许不是标准答案,但应该有一定的道理。当一个人已经不是小孩子,却仍不能自己做决定,大事全凭别人安排,有时不只是出于惯性而去讨好别人,更是在逃避担负责任。

尤其是高考结束之后的报志愿与选专业。多少人选专业的时候稀里糊涂,家人说选什么,自己便选什么。结果到了学校之后发现这个专业对于他来说,一点都不喜欢;所对应的工作也一点都不适合。他甚至能够确定今后的自己完全不会走到那一条路上去,于是混吃等死模式就开启了。

倘若有人说少年你这么做不合适啊,他就把锅都甩给家人来背:“都怪我家人当初非得逼我选这专业,我又不喜欢,以后也不干这行,专业课听了咋的,不听又咋的?”然后理所当然地混吃,等到以后找工作蒙逼了,首先想到的还是继续甩锅:“都怪我家人当初非得让我选这专业,我又干不好这行,别的又不会,你让我怎么办?”

这种人从当初选专业的时候心里就是迷茫甚至惶恐的。他知道这是人生将要面临的重大选择,将对自己造成少则几年,多则一生的影响。于是恐慌,退缩在一边,把决定权移交给别人。更有甚者,别人替他作选择时还求之不得。专业让家里给他选了,他的内心就会进入一个这样的舒适区:你们替我做选择,就要给我负责任。我在你们替我选的路上翻车了,那就怪你们不怪我。

当参与的一件事情失败之后,“败因在别人”所形成的心理压力,比“败因在自己”所形成的压力要轻得多。虽然以后多半会因为这个决定权的草率移交而付出代价,但人们普遍乐于用日后的痛苦为眼前的舒适买单——为什么“吸烟有害健康”这句话人尽皆知,而吸烟的却依旧吸得很嗨?如果今天吸烟明天肺癌,那烟肯定没人碰了。而肺部病变还远着呢,现在不如先抽一根爽一爽。


如果说选专业的时候都还是刚刚高中毕业的学生,思想简单,容易受影响,上了几年大学都变成了成年人,一个选择又摆在面前:要考研还是就业?

前一段时间有妹子问我:我可能要准备考研了,但是还是有点不想考,你说我到底要不要考啊?

我就很奇怪,就去问:那你为什么要准备考研呢?

妹子说:人家说现在工作不好找,考研好。

我问她,如果我说用人单位担心女研究生很快就生孩子,影响工作,完全不想招。你是不是又不想考了?

妹子就慌了。我说到底要不要考研,还看你究竟喜欢不喜欢,你的专业适合不适合。既然纠结就去问问直接就业的,以及读研毕业的学长学姐,看看有什么区别再做决定。如果单纯考虑找个好工作,别拿研究生与应届生比,要拿研究生与出来工作了两年的应届生比。看看研究生学历与两年工作经验对于你所想要从事的行业来说哪个帮助更大,从而决定到底要不要考。

妹子觉得我说得很有道理,于是夸了我机智之后就走了。过了一段时间又来问我,说我打算考研了,但是还有点动摇,你说我怎么办?

我问她为什么动摇。妹子说还是因为不想考。读了这么多年书了烦得慌,不想再呆在学校,就算读了研怕是心也不在学习上。而且女生老得快,等读完了,感觉自己就老了。

我又很奇怪,就又问:那你为什么要准备考研呢?

妹子说:家里想让我考研,我就准备考了。

卧槽。

吓得我赶紧关了聊天框,感情上次的话都白说了。明明考研也算是件大事,甚至可能就是人生的一个转折点。但是妹子并不乐意去理性分析考研对于她的利弊,而是仅仅听从“别人的话”“家人的话”就草率作出决定,说白了还是不敢自己对自己负责。其实无论这个决定谁来做,最后的结果都要她自己来承担。但是她却迷恋于“责任分散”所带来的虚假安全感,哪怕自己不太乐意,也要从众,或去听别人的话。


从我刚上大学,家里就在灌输“考研好考研妙,考研肯定错不了”。理由无非是张三家的孩子考研,李四家的孩子考研,王二麻子家的孩子虽然直接工作了,但工作一段时间之后受挫,回来老实考研。所以我也应该去考研。

那会儿还是大一的萌新,对专业了解不多,根本不想考虑这些问题,每次都是嗯嗯啊啊几句胡乱糊弄过去了事。后来升了大三,再同家里打电话就常会提到考研的事情。当时心里已经有了打算,觉得无论是性格还是专业,都与考研万分不搭,对于自己这枚广告狗,同样是花费两年时间,所能获得的工作经验大概比研究生学历更有意义。但是互联网时代发展太快,而大学里单凭教学计划学到的东西其实很无力:其中更多的是过时的理论与概念,科班出身的老师很难传授真正实用的干货。

当时我的决定是不考研,但是要往能学以致用方向学习。作了很多对比之后选了一个很不错的互联网营销学习社区。之所以说很不错,是因为这社区还处于“小而美”的阶段,有干货的同时很干净。八年实战经验的市场总监一对一改文案的辅导方式十分诱人。唯一的缺点是贵,既然沉迷学习当然要买付费内容,社区是会员制,超级会员三年两千。

于是我面临了两个困难。一是家里让考研而我不愿考,二是我需要两千软的人民币。摆在面前的有两条路走。Plan A,说服家里支持我不考研,并在网络社区付费学习;而Plan B则是,如果A计划失败,坚持不考研,用生活费垫付网课费用,同时卖掉基三包里的几十万金以及一个PVP毕业长歌号,看情况PVG并接代打补充生活费。

好在文案课程的精髓就是有理有据地获得别人的认同,这几年也没有白学。和我爸电话沟通了许多天,摆事实讲道理分析利弊,尤其点明不考研不代表不学习,直接工作是为了更快成长,提前学习更好适应环境,所以帮我买个课呗?

我爸表示:买买买!

最后事情的结果就是我的长歌错过了卖号的大好时机,现在版本末装备号贬值,就烂到手里了。


自己的路要自己走,碰到路口也要自己选。很多时候听取家里的意见并不是个好选择,因为时代发展太快,文化出现反哺。你所接触到的是新事物,而父母这一辈人所持有的却更多是旧观念。互联网代替老一辈成为知识经验来源,并且常常更快更丰富更准确。“小女子全凭父母作主”式的顺从很容易给自己挖下坑。毕竟是真的乖巧听话,还是只是为了逃避责任?这是一个问题。

评论 ( 1 )
热度 ( 5 )
  1. 以眨眼乾杯画酒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