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酒

文以载道,武以犯禁。
公众号:画酒 (Mr-huajiu)

© 画酒
Powered by LOFTER

脑子是个好东西,有些人偏偏就没有!

截至到昨天,反传销征文赛征稿阶段结束。这个活动院方特地强调过,只需参加,就可以获得两个毕业所需的创新学分。当时我还投稿了一篇小说,叫做《从林》,也在这里更新过,学院的同学也大多参加。毕竟这对于许多人来说是获得学分最简单的途径。一群少年少女以各种文风热热闹闹地反了一通传销,然后各自散伙回家。一转眼两个月的暑假过去,愕然发现当初抗着反传销大旗的热血少女反而被传销洗脑?

这TM就很尴尬了。

现在的传销很多已经不是刻板印象里的囚禁PLAY,在随着时代发展而不断使自身进步之后,他们发现精神控制比物理攻击更加有效。通过较软性的洗脑而集结起的团伙反而有更多的利润。

随着微商大火,监管一时半会也不到位,法规政策有擦法球可打,不少传销干脆披上了微商的皮。如何在正常微商与传销之中分辩?倘若收入的来源不是商品向正常消费者的售卖,而是来自下级代理商的加盟,那就很可疑了。

刚刚返校的时候被室友A推销118一条的理疗内裤,配上一套天花乱坠的说辞,具体也不太能记得,总之听到之后我感到十分欣慰:自从微商火了之后,我国的科技水平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连一条内裤都有包治百病的功效了,真是可喜可贺。

为了表示对我国科技实力的认可与大力支持,我悄悄地搜索了一下这款内裤。除了读上去比苍爹的盾墙还硬的软文,就是西红柿炒蛋配色的平面设计,中间夹杂着一些新闻网站的骗局曝光与记者扒皮。喜闻乐见地是一款三无。讲道理我对很多微商的脸皮厚度还是很佩服的,成本低廉的辣鸡产品只需披上一层“人情”的皮,就能上天了。

吐槽归吐槽,其实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边,更多的是感觉到细思恐极。

读了三年大学的广告系学生,居然被虚假宣传轻易洗脑?互联网时代每个人都在与信息打交道,广告方面近年来的互联网营销更是大趋势。身在广告系,对于信息的读取自然应该更加深入,也就应当有更强的分辨力。在作出决策之前连点点鼠标收集信息都做不到,轻易被洗脑,轻易跌入坑,真假是非难以分辨,只是听说有钱赚,就趋之若鹜——读大学,究竟是读什么?

出现这种事情的地方并不止大学里。很久之前逛知乎看到了一个问题,大意是如何轻松快速地赚到一百万。在题目下面有一个江湖骗子建了一个收费群卖点子,并还举出了创业点子之一:去小区里接夜间洗车服务,上班族的车傍晚开到家,在你的服务之下第二天就可以开上被洗得干干净净的车子。如果一个小区有500个住户,你每一单收费100元,那么仅仅一个晚上就能赚到5万元(具体的数字我记不清楚了,就随便举个栗子)。居然有大批的知乎er在这个答案下做起了白日梦,江湖骗子的付费群迅速爆满(当然现在此人已被封号)。知乎是用户素质普遍比较高的群体,仍会有许多人受蛊惑付费进群,只有说傻逼天天有,无论哪里都特别多。

白日梦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说要去小区里接夜间洗车,想当然地默认目标群体都会为自己付费,根本不去考虑虽然小区里那么多的业主,他怎么接触,又能接触到几个,而真正接触到的又有几个愿意成为他的用户?如果做一个简单的乘法就能日入5万,我们还认王思聪当老公干啥?

同理试问118块的内裤:你在一个能到商业街花10块买两条的学校里,卖出去几条呢?差钱的舍得拿一百多块去买一片布?不差钱的放着牌子不买,非要选择从你手里买三无?

所以说通过向身边的社交圈子里零售,到底能卖出去多少,是一个问题。总之这绝对不是回本的主要方式。真正想要回本,甚至得到利润,只能是发展下线,把手里的货物向下线批发出去。而下线想要见到钱,也就只能再发展次一级的下线。这个模式当然很眼熟——说白了就是变相的传销而已。

我们之所以感到传销很可怕,有一层原因就在于参与者的“杀熟”。为了不断发展下线,不惜向自己身边亲近的人下手,最终达到获利的目的。向我推销内裤的室友A,上线则是室友B。或许不必把人心想得那么可怖,B之所以发展了A,大概只是觉得A生活略为困难赚钱心切,所以有钱何不一起赚?

但是赚钱从来不是个容易事,急功进利只能走歪路。朋友圈里刷屏了很多毒鸡汤,逻辑不足表情来补,再附上一张设计感宛如老年表情包的配图,我想这些微商的内心大概十分脆弱饥渴,以致于无比劣质鸡血都能拿来作强心针。喜欢喝鸡汤不如去简书,点开首页推荐汤不浓不要钱,喝多了口味很快变得挑剔起来,回头再看一眼微商的洗脑,简直辣眼睛。

总之天上不会掉馅饼,也不会掉包治百病的药丸和内裤。从有利益相关的单方面获取的消息从来不可信,质检报告有大量的模版可以填字,完事再盖上一个在线生成的图章,成本大概是打印的一毛钱?

心眼不是个贬义词,多多少少还是要有一点的。好久不见,宝宝们都要好好的。


评论
热度 ( 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