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酒

文以载道,武以犯禁。
公众号:画酒 (Mr-huajiu)

© 画酒
Powered by LOFTER

你指望谁把你的痛苦感同身受?

昨天看到了一文章,吓得我大吃一斤。文章的主题无非是作者最近碰上了一些不顺遂的事情于是发文吐槽,而且还吐了一个双重槽:先和朋友吐槽了老公,又在网上吐槽了朋友。起因大概是这样的:老公的朋友委托了她做件事情帮个忙,而作者一点也不愿意去做,可是又不好推托。便去和老公发牢骚,老公却建议她去做。于是作者很不高兴,觉得和老公的朋友比起来,自己被推到了次要的位置。

然后这位作者便去找了身边的朋友来吐槽自己的老公。朋友当然顺着她的意思,将她的老公骂了一顿,并建议她不想做干脆就不去做,有啥大不了的?结果这位作者大人一回头又码了一篇文来吐槽自己的朋友:“那件事我当然不愿意做,但是这么多条件摆在这里,根本推不掉。朋友只会说‘你不想做就不做’,完全不考虑我已经处在了推脱不掉的处境。这些朋友只是敷衍我罢了,根本不管我有多艰难。”

在文章的最后,作者得出了一个结论:就算是身边的朋友,枕边的老公,你以为有几个人真心想让你过得好?


那篇吐槽文把槽吐得很有道理的样子,但我看完之后实际上是蒙逼的。劝她去不行,顺着她说话也不行,不管你给她说了什么,都是不想让她过得好——世间竟有如此难以伺候之人,脸的面积仿佛已经超过了太阳系?

介仔细揣摩了一下那位作者的心理。大概是这样的:这位作者遇上了难处,于是向身边的人倾诉。但是身边人并不能将她的痛苦感同身受,于是给予她的建议在她看来,只能是不痛不痒。倘若心思敏感想的事情多了些,不免觉得身边人不将自己放在心上,随口几句安慰的话带着一种敷衍在里面。而敷衍又是最让人难受的。结果:嘤嘤嘤!你们都见不得我好!

许多人都需要有自知之明,尤其是弄清楚这一点——很多时候你所经历的艰难与困苦,拿去说给别人听,别人并非不放在心上,他们只是难以对你的痛苦感同身受。这有两个原因。


一是许多事情,别人没有亲身经历,站在外人的角度,很难理解你的心境,你的痛苦就算是有100%,而别人能看到的或许只有50%;

二是有些人语死早的表达方式,说不清拎不清,100%程度的痛苦,表达出来的只有20%。别人看着你被20%的困难折磨得100%痛苦,内心不仅毫无波动,恐怕还有点想笑。于是只好顺着安慰几句,心里想的是“哎呀,一点小事而已,没必要这样嘛。”

将你的痛苦感同身受,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朋友们站在外人的角度所能给出的建议不免显得有些“轻飘飘”。但千万不要恶意揣测他们“仅仅是在敷衍”“根本见不得你好”。毕竟是个人都忙死了,没空去管你。你将你的困苦说给他听,他愿意抽出时间来开导安慰,其实已经很难得,为什么要去想那么多呢?


不得不承认,对亲近之人的恶意揣测,有的时候能够带来一种类似于自怜自伤的病态快感。人最爱的是自己,当自欺欺人地让自己看起来很可怜的时候,哪怕是把自己感动得热泪盈眶,出于对自己的爱,在这种时刻还会感到很痛快。

用大白话的方式把这种小情绪说开了,当然觉得很傻。不过在中二年代,这种自伤的感怀是很常见的。不信的不妨翻翻空间,看看多年前的那些流露着满是45度仰望天空、明媚忧伤小情绪的说说——哎呀看自己的说说太羞耻了,还是去翻别人的说说吧——只能感慨一句屁大的事儿仿佛天都能塌。

怀着自怜自伤,对朋友恶意揣测,是绝对要不得的负能量。不仅会影响到心情,也会影响到与朋友的关系。一旦开了揣测的头,在许多无所谓的小事情上就会不自觉地揣测更多。这么一来,朋友间当然不会处得长久。在脆弱的友情因此而破裂之后,验证了先前的揣测,更会不自禁地去揣测更多的人,破坏掉更多的友情,从而陷入无尽的循环之中,很容易出一些心理问题。


几年前我还小,喜欢装逼。看到古龙在《笑红尘》里写了《不是集》,于是我也跟风写《不是集》。其中有一篇叫做《不是没有》。

我把它贴在这里,你们不准笑。


“烦恼不是没有,只是没说。

烦恼原本不必诉说。

倘若听者不是朋友,他只会漠不关心,甚至幸灾乐祸。

何必自揭伤疤,让别人观赏横流的鲜血?

倘若听者是朋友,他必然也会因你的烦恼而烦恼。

一个人烦恼已然够糟,何必增添别人烦恼?

有人说向朋友倾诉可以解决烦恼。

但是,可以解决的烦恼,原不算是烦恼。”


这逻辑仿佛有毒,虽然一时半会也找不出来把柄去反驳当年的我,但我不得不承认,有些烦恼比起憋在心里,把它说给朋友听,往往会让自己心里好受许多。因为烦恼有“难以感同身受”的衰减定律,自己的烦恼很多时候并不会成为朋友的烦恼。当然,朋友的回馈就算因此显得有些轻巧,但绝不可恶意揣测。毕竟哪怕只是一句“摸摸头”,他的本心也是在希望你快乐。


小情圆们晚安~愿大家都被温柔以待


评论
热度 ( 5 )
  1. 以眨眼乾杯画酒 转载了此文字
    觉得这是积极的!我需要改变~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