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酒

文以载道,武以犯禁。
公众号:画酒 (Mr-huajiu)

© 画酒
Powered by LOFTER

我们各自活着,任年少的轻狂远去

“现在的男人对于女孩子是不是处女看得可重了。

所以我要趁着我还是处,拿这当资本,去找一个好老公。

努力什么的,都是虚的……人要认命。

拼搏未必能改变命运,但是结婚可以。”


上面的话当然不是我说的,而是来自于朋友的同学。于是朋友对这个同学表示不能理解:为什么当初卓尔不群的一个姑娘,只是出去上了三年学,再回来时就变成了这种样子?

我只好说,我也不知道哎,人嘛总是会变的,各有各的路吧。


高中的时候和前桌的姑娘关系特别好:因为阴差阳错之下,我们发现彼此都有一个很装逼的爱好,那就是吟诗作词。在少女们大多抱着耽美小说少女杂志停不下来的年代,我们每天沉迷于讨论柳永辛弃疾,平平仄仄平平仄,一看就和外面的娇艳贱货不一样。

出于自恋的考虑,我觉得这位少女肯定不是凡人,即使是经历了五年高考三年模拟的摧残,等到到了大学那种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环境里,肯定也能放出哔呤哔呤的大光彩。

后来毕了业,很少再有联系。转眼三四年过去,一日不小心踩进了这位姑娘的空间,却发现已经被老公和娃所充满,昔日里的诗香与灵气都已落满了一层又一层柴米油盐的飞灰。


我有一个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今年也结了婚。听她说结婚消息的时候,我正坐在小咖啡店儿里,尝试着酝酿悲春伤秋小情调儿,结果一下子被这消息给雷得外焦里嫩。

小城里的人结婚都早,时不时地会听说老同学结婚,就连有了娃也早就不是新鲜事,但这一位毕竟是很亲近的朋友,以后我与她的人生大概就变成了只有一个交点的两条直线:过了那个点儿,就只能越走越远,少有交集。

谈婚论嫁是个沟也是个坎儿,跨过去当然不容易,从此的人生就有了质变。结婚生子当然也各有各的小幸福,这一点不能否认。但是这份安定所伴随的,是许多可能性就此终结。

我们都习惯于慷他人之慨,恨他人之铁不成钢。所以在这种时刻,还是很容易有一些叹惋感伤的小情绪的。

当然站在别人的角度,大概觉得某老年女青年,单身并没有谈恋爱的意向,更加是一件可怜而不可思议的事情。

所以……我们还是各自活好各自的,别人爱咋咋地不BB。


学校里的事情,回头去想一想,仿佛还新鲜热闹一如昨天。

写情书的纸一定要粉嫩嫩,最后还要叠成一颗心;

老师眼皮子底下传来传去的小纸条儿,时不时地被添上一笔虫爬一般的字体;

在桌子上堆好满满当当的书,记得留一个不大不小的缝隙卡手机,这样巡查的班主任看不见……

梦想是要有的,不管实不实现,我们还要诗和远方。对未来没有什么规划,但雄心壮志一直很辽阔。我们的心很大,虽然要走的路也很长。

完全不会去想到今天,有的人挣扎在风浪里,有的人被拍死在沙滩上。

我还是个宝宝,你们都这样,吓得我都不敢长大了。


不能避免的是渐行渐远,被时光雕刻成不同的模样。越小的时候越喜欢把理想与未来挂在口边,科学家美食家书法家宇航员乱七八糟地都要当,清华北大都不错,好纠结到底去上哪个哦。

后来谈理想就成了一件很可耻的事情,仿佛说多了就变成了装逼做作理想婊。相关的事情被提起来,大家都闭了嘴沉默着,很快就有人牵头把话题扯到别处去。我说我要当作家,同桌表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名词解释:理想,不讲道理瞎几把想。

即使不框上“理想”俩字的大名头,我们甚至会羞于说出来自己喜欢做什么。结果后来时间长了,有的人真的已经忘记了自己喜欢做什么。

这明明很可悲,却被称为“有的人很现实。”


然而“现实”只是一个中性词,不应该总是拿它当作遮羞布。

说难听点是“贪婪”,好听点是“现实”。

说难听点是“懦弱”,好听点是“现实”。

说难听点是“懒惰”,好听点是“现实”。

说白了只是给自己的随大流与不思进取找一个好听点的说辞。

不就是为了心里与面上都好过一点吗?

然而发现自己家穷人丑读书少,自暴自弃凑合过,并不能被称为现实,只能被称为辣鸡。


我觉得真正的现实与理想从不冲突。

理想与空想不一样,空想无法被实现,而理想可以。

而实现的基础则在于能够将理想的生活分解成为一个一个具体而可执行的小目标,层次渐进,长期坚持。

能够真正结合当前的情况制定出可执行的小目标的人,一定是一个很现实的人。

比把“现实”当遮羞布的那种,至少要牛逼多了。


评论
热度 ( 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