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酒

文以载道,武以犯禁。
公众号:画酒 (Mr-huajiu)

© 画酒
Powered by LOFTER

不打农药的水果,一定特好吃了

柿子皮上密密麻麻地挂满了灰白色的小虫子。虫子的身体是水滴状,肚子大,很软。稍微用手一碰它,这些肥虫子就会爆出一肚子的浆。暗红色的,有点像污血。

姥姥拿水哗哗地把柿子冲洗干净,顺便冲掉手上稀烂的虫子尸浆。我把柿子接过来,发现即使已经洗得干净,柿子表皮上被虫子挂过的地方仍旧是留着一块一块的白色硬斑。只好剥了很厚的一层皮才把这枚柿子给吃下去,并且拿“虫子多说明糖分大”来安慰自己。而实际上这枚柿子不仅不甜,还有点涩。

姥姥很热情说树上还多着呢,吃的话随便摘随便摘。我赶紧摇头,说不不不今天吃的东西已经够多了。


柿子树就在自家的院落里。房子老,院子大,划出了一块小田,在小田的另一边种着树。隔着这块小田看过去,柿子树上红彤彤地挂满了果子特好看。当然这是因为我近视了看不清果子上的虫。树只一棵,自己种下的。结了果子自己吃,当然也不用考虑卖相去打农药。

都知道农药很可怕,而天朝的食品又很不安全——《三体》里面把地球二维化,估计轮到中国人的时候,一个个的在平面上都摊成了一大张元素周期表。所以倘若有什么产品不打农药,那它一定被吹得特高。仿佛这样就很天然很美好。


写到这里我都忍不住要用另一种写法来描写一下柿子。

“这种柿子不会摆上市场,它们种植在自家的院落中,仅供家人食用。柿子树三年结果,自从这株果树栽下以来,老人不施任何化学肥料,不打药,不催熟,仅仅按时灌溉,静待它长成……”

咦这样子看一眼居然还觉得挺诱人的,而且都是大实话,字字不假。然而这并不能改变强忍着恶心才把那枚柿子吃下去的事实。毕竟密密麻麻挂满肥虫的画面,对一个密集恐惧症来说实在是太恐怖。

所以说有的时候大实话也不能信。不施农药的水果,一定是天然绿色,没错是没错,但是如果鼓吹这才健康……我很想建议这种鼓吹者来看一看挂满了肥虫的柿子。这种满是虫子的果实即使长成,其实比起正常的果子,也是病态与不健康的。把这种不健康状态的水果吃下去身体就会更健康?逻辑好像有点问题啊。


看事情不能只看一个面。比如蔬菜水果不打农药才好,可实际上病虫害让它根本好不了;高考制度真几把恶心,可是倘若取消掉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关系户会让社会更不公平;某男脚踏N条船太渣了该枪毙,可是如果劈腿与杀人同罪,会有些劈了腿的破罐破摔想着干脆去再杀个人……

事物都有两面性。是个人都会这么讲。但是真想把两面都看到,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未必有看到另一面的机会,也未必能想那么深。

在看到那些挂满了虫的柿子之前,我还觉得不打农药不施化肥的水果都是好水果,就算卖相没有超市里的那些果子好,顶多也就是又黑又小歪瓜裂枣,完全想象不到会变得那么恶心。

而倘若我们无法直接接触到事实真相——我相信大部分人都看不到,尤其是那些不可描述的事件——只好从一些信息源去获取间接的消息。而这些消息的制作者一旦别有用心:他们甚至不用说假话,只需要有所隐瞒、仅仅展现部分的真实,那么作为信息的接受者,就会很大程度上被误导。上文我从另一角度描写的柿子,强调天然的种植过程,省略柿子严重虫害的后果,挑出来单独看,还会觉得哎呀这柿子肯定好吃。当然此处还可以再举一个例子,如党管媒体的重要性?


于是在某些事件上,越来越不敢妄下评论。出于对信息源,以及信息加工N道贩子的怀疑,我们所看到的,很可能只是他们想让我们看到的“部分真实”。而“部分真实”往往会诱导着我们得出严重偏离真实结论,而这种结论又往往为信息源所服务。

有一句名言叫做“天才是99%的汗水加上1%的灵感”,常常被用来教育我们要努力;这句话是爱迪生说的没错。可是人家爱迪生后面还有半句“但那1%的灵感是最重要的,甚至比那99%的汗水都要重要”。把这句话补上,味道就全变了。


对了,我知道有的宝宝一定很好奇那种虫子。我百度了一下……



具体的虫子图就不上了!辣眼睛!关爱密恐人人有责!


评论 ( 5 )
热度 ( 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