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酒

文以载道,武以犯禁。
公众号:画酒 (Mr-huajiu)

© 画酒
Powered by LOFTER

其实……贪吃蛇才是Note7爆炸的原因

蓝小白看着同伴疾速冲过来,一头撞到了那红褐色的墙上,黑黄相间的长条状身体宛如落到地上的水银计一般,支离破碎过后又迅速地凝结,最终变幻成了混圆的珠子,零散地滚了一地。她吓得懵了一下,但她的身体却比她意识反应得更快,只一瞬间就已经冲了过去,张大了嘴把那些滚在地上的黑黄珠子吞进了肚子里。

蓝小白被自己本能的反应所震惊,她呆了一呆,没心情去品嘴里那同伴变成的珠子的味道,挣扎着想要吐出来,但毕竟已经吞下去了,故此她只是在原地徒劳地转了个圈。这时她留意到了自己的身体:她好像长长了。

蓝小白并没有因为自己身体的变化而高兴。因为她吃掉了同类。这种感觉很复杂,她清楚是本能所导致的——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但刚才就那么急慌慌地张嘴扑了上去。这让她感觉自己有点恶心。

“应该是哪里出问题了。”她这么想,同时远离了那面墙,因为这样可以减少那种自责的感觉。她向远方更开阔的地带游过去。

她从一个墨绿色的家伙旁边过,那家伙的眼睛滴溜溜在她身上不停地转。这种目光使得蓝小白窘迫起来,仿佛他已经看穿了她的心虚。于是她游到了那家伙身边这么讲:“我做错了事。”

那家伙问她:“什么?”

他似乎对她很是关心的样子,向她游过来。他比她要长很多。靠得近了就显出她很小鸟依人的样子,这使得蓝小白心里升起了几分依赖的亲切感。于是她看着他的眼睛说道:“我不该那样的,一位同伴不小心撞上了墙……而我却把他身体化成的珠子给吃掉了。我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会这么做,但是我就是吃掉了。”蓝小白在原地打着圈,把头低垂了下来,不安地等他评判。

“这没什么大问题。”墨绿的大蛇说。“你叫贪吃蛇,贪吃——蛇。这个词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吧。贪吃的蛇,无论是吃什么,都是天经地义。”他一边说一边绕着她游走。

蓝小白默默地听了一会儿他的身体与地面摩擦的声音。忽然间她感到哪里有些不对,抬起头时蓦然发现,她已经被他的身体给围了起来。天生的本能让她清楚,自己的头部绝对不能碰到他的身体,就算是轻轻地蹭一小下也不可以。否则她会死。

就算是同类,但他想杀了她。然后吃掉她。

蓝小白惊慌起来。她才不要稀里糊涂地就死在这里。于是她向他求饶,想让他放自己一马。但他只是阴恻恻地笑,同时把自己的身体所围成的圈缩得越来越小。蓝小白明白自己很容易被他这样绞杀,求生本能之下,她只好把自己的身体尽量地蜷缩成小小的一团,在原地不停打着转。很显然这是一个聪明的策略。他一时半会儿杀不了她,不由得焦躁起来,甚至试着用头来将她所能活动的范围进一步逼得狭小。

蓝小白迅速地分析了一下自己的处境。再这么下去,显然自己会更容易撞到他身上,形势越来越不利。想要脱出困境,可不能单纯地等死,必须要去拼一把了。

在他再次拿头向她逼过来的时候,蓝小白鼓足勇气迎面游了上去。在他们的头颅即将碰撞到一起时,她迅速地甩头——蓝小白的身体比起这墨绿色的大蛇要小得多,所以她也比他更加敏捷。他的头回避不及而撞到了她身上。蓝小白听到了清脆的一声响儿,随即环绕着自己的墨绿色的蛇身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地散落的圆珠。

她的小心脏里莫名地升起了一种快感,不假思索地游动着将这些珠子纷纷纳入嘴中。

她很快长大了。


面前的战况很惨烈,身体碎裂的声音啪啪地响,五颜六色的珠子洒了一地。蓝小白从旁边游过去,压抑住内心的冲动没有去吃。这时她看到有一条生着美女头的贪吃蛇游过来,避着她的身体把那些五彩珠子一颗不留地吃了个干净。

“你为什么不吃呢?”美女蛇飞来一个媚眼,看她的眼光仿佛在看着一个怪物。“明明你是离得最近的。”

蓝小白说:“这是身体的欲望,但从本质上来说,这并无意义。”

“吃,就可以长大啊。”

“长大又有什么意义呢?”

美女蛇被她这个问题给问住了。一时半会想不出什么好回答,也因此觉得面前这条蓝白相间的异类很烦人。于是她没好气地反问道:“那你为什么要活着?”

“因为我很想弄明白活着的意义,我想明白我们为什么要为了吃而奔波劳苦——明明不吃也能活着。我见过太多的蛇,他们忙忙碌碌地吃,冒冒失失地死,然后再被其它人一点儿不留地吃个干净,最后就像从未活过一样。”

美女蛇鼻子里轻蔑地哼了一声,显然对于面前的这个怪胎,没必要把话题进行下去。她转过了身,拿尾巴尖儿去扫她。

蓝小白连忙扭头勉强地躲过了。对方的攻击行为使她感到很是生气。于是她将自己的身体延展开来,加速游动将这条美女蛇堵到了逼仄的角落里。她的行动是无比迅速而心机的,当这美女蛇意识到情况不妙,已经为时已晚。她慌张地想冲出一条路来,但蓝小白将她所能活动的空间越收越紧,以致于最终她在蓝小白身上将自己的头骨撞了个粉碎。

蓝小白吃掉了地上那一串粉紫色的珠子。她伸出那分叉的舌头舔了舔嘴唇,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她从那珠子里品出了甜甜的葡萄香味。

她又长了一些,也粗了一些。随后她发现身边的整个世界都开始变得不一样:向四周望时有一种一览众山小的痛快感觉,那些奔波着的同类一条一条地卷动着,比起“蛇”这个名词,它们更像是蠕虫。蓝小白的心里咯噔了一声,似乎忽然有什么东西变得不一样。这种不同显然是长大所带来的,她似乎明白了为什么同类们那么执着于“吃”,这不仅仅是为了口舌的快感,也许更是为了身体所带来的质的提升。

蓝小白很快也习惯了去吃掉那些死去的同类所留下来的、五彩斑斓的大珠子。同时她也把进攻性做得很好:身体成了她最得心应手的武器,面对那些渺小的同类,她的身体可以作为一座城池。她缓慢地游走着,拿身体圈着地;吃掉更多,视线也因此变得更加高远。过了片刻她身体所围着的空地里开始有新的小蛇出现,蓝小白居高临下看着它们厮杀,成长,最终因为体格太过长大而“碰壁”,沦作她的饵食。

蓝小白开始觉得它们可悲而可笑,同时也为自己感到可悲与可笑。出生在她躯体环绕着的空地里的这些小蛇宛如被饲养的牲畜,但她自己也是牲畜。她开始明白这四周褐红色的墙壁也圈养着她,因此她并不比这些同类们高贵多少——比起更加荒渺的世界,她同样是挣扎在方寸之地里。

蓝小白品到了深切的悲哀。当然她不满于就这样终了一生——她相信自己与别人不一样,她终究能改变这个处境。


蓝大白一手肘把凑过来扒着她手机看的室友给拨拉到一边去,急慌慌把手机重新抱坏里,说道:“别碰我别碰我!我待会去吃饭你们不用等我啦,我这一把贪吃蛇老厉害了,马上就能破记录。”

室友很是担心地看着她:“你小心啊,手机这么烫真的没问题吗?”

蓝大白说:“玩游戏发点热还不是很正常,哪个安卓机没点当暖宝宝的隐藏技能,就算是Note7散热应该也……”

蓝大白说不下去了。这时候她意识到自己的手机异常地烫,甚至还有奇怪的味道飘出来。她看了一眼屏幕里傲视群雄的蓝小白,有点犹豫这一局要不要继续玩下去。就这一点犹豫的功夫她的手机开始冒烟。

蓝大白大叫:“卧槽!!”

她条件反射一般把手机扔出去。已经冒了烟的机身砸上地板,砰一声巨响咋开了。宿舍里目瞪口呆的两个人看着那手机——许多蓝色白色的小珠子应着这声响儿,正从那手机的残骸里向外直迸出去,一颗颗叮叮当当地落了老远,还在地上滴溜溜儿地滚个不停。


“玩贪吃蛇大作战才是Note7爆炸的原因。”

上海泰尔实验室。穿着白大卦的检测人员敲了敲黑板,一本正经地下了个结论。

张思童呵呵一声冷笑。

他说:“我手机炸了辞职过来维权,我觉得我是个傻子。”

然后他话锋一转。

“但是你们也不能给我讲这个故事,真的把我当傻子啊。”


“这就是今天的更新了。”

机智帅气的楼主顺着wifi飞过来敲了敲你的手机屏。

“这就是你断更了三四天的交代吗!”

“是呀是呀!”


画酒,卒。享年95级。


评论 ( 1 )
热度 ( 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