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酒

文以载道,武以犯禁。
公众号:画酒 (Mr-huajiu)

© 画酒
Powered by LOFTER

那些一个陌生好友都不加的同龄人,现在怎么样了?

这是一个“网瘾”一词正在渐渐消失的时代,连爸妈对网络的看法都与之前大不相同。但一些同龄人依旧视“网友”如洪水犯兽,除去偶尔不得不与淘宝客服敲几个字之外,居然“从不与陌生的网友说话”。

小A也算是个资深网民。但她在社交性较强的社区里,从来只做一个潜水小透明;说到互动性强的网游,更是如毒品一般碰也不碰。

这些人都处于什么状态?

本文以400度近视镜的角度带你走近科学……不对,走近小A们的生活。


一、“网络上骗子可多了!一不小心就上当。”

作为一个互联网重度用户,我对“不和陌生人说话”表示不能理解。于是就去各种问。“骗子多”是我听到的最多的答复。不与陌生人说话,不代表不看新闻,每当有女大学生失联的消息炸出来,“千里送见网友”是小A们大脑里第一个建立起来的联系。

十年前我刚接触到网络。当时的QQ上还不时有寂寞青年使用条件搜索,来筛选年龄范围内的妹子聊骚,以释放无处安放的荷尔蒙。那时但凡是个在QQ资料里留了真实年龄信息的妹子,右下角时不时地就会闪出来好友申请。于是我把QQ的性别改成了男,后来玩游戏也是妖号,一妖妖了许多年(我觉得这才是变弯的主要原因)。那会儿我给家长讲这点小心机,他们都觉得我特机智。

前段时间我妈又注意到了我各种资料上还是填的性别男,早已忘了我当年的解释,便老奇怪了:“你为啥把性别改成‘男’?”

我就随口把防骚扰的原理又解释一遍。

老妈还没来得及说话,旁边老爸就插口一句:“玩蛋去,你就一小透明,谁没事惦记你啊。”

没错啊,你就一个小透明,没事谁惦记着你啊。

我也去和小A提到过这句话。小A立刻对我的言论表示大感忧虑。总结一下小A的观点如下:这是因为我道行尚浅,不懂江湖险恶;互联网上一大堆男的不怀好心,无论是笔墨往来思想交流,还是网游对战刀光剑影,都TM太危险了。

她说着仔细扒拉着微信通迅录:“卧槽,这个叫画酒的男的是谁,我怎么不认识啊,删了删了!”


但基于简单认为提防网络上的陌生人就能防骗,其实并不怎么高明——相信这个防骗手段的人大多心思单纯,往往难以察觉身边的大坑。从“网络上的人都是不可信任的”,转而轻易得出“身边的熟人都可信任”的结论,现在的小A已身陷微商杀熟陷阱,在“速显灵效”的拙劣谎言里不能自拨,一如那些动辄大价钱买神秘仪器的老年人。


二、电脑是一个视频点播器


小A们的电脑使用情况,除了临近期末的几天做作业查资料之外,其它大部分时候,电脑都是一个类似于“视频点播器”的存在。而所点播的内容,更多的时候是综艺真人秀、韩剧国产剧。英美剧、动漫、电影时有出现,不过出现的频率并不高。

看视频是小A们度过空闲时间的主要消遣方式。不仅如此,对于其它人所偏好的消遣方式,A们往往不能理解,除非你在这些事情上已小有成就。

如果你喜欢写点东西,没事码码字,倘若你所写作的领域恰好与小A毫不相关,则小A们可能会问:“又不给你钱,你为什么要写啊?”

而玩玩游戏更容易陷入来自小A们的鄙视链。不过如果与小A的关系还凑合,则他们会用更加礼貌的方式表达自己的不赞同:“玩游戏不应该是那些游手好闲的社会青年干的事吗?”


小A们使用网络——当然也算是重度使用者,但他们认为“沉迷网络”离自己很远。

我曾经在一个帖子里提到过这个问题:

“你逛淘宝刷京东,一刷一天,不是网瘾少女;看综艺看网剧,一看一天,不是网瘾少女;但如果你聊天玩游戏——只要你玩了,你就是网瘾少女!同样是上网,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区别呢?”

如果分析小A们的行为,就很容易得到解答。“网络聊天”与“线上游戏”,尤其是杨叫兽一流对网瘾下定义时,在公众眼中行成的刻板印象。而“看网剧”与“网上购物”,则是“看电视”与“逛街”行为在网络时代的延伸。

从孩提时代,我们就懂得,写完作业看看电视是正常的;爱逛街更加更加是正常的。于是这些行为延伸到网上之后,也依旧是正常的;其它的行为,如聊天游戏,都是异端。因为伴随着我们长大,很多家长老师与砖家叫兽都说这是异端。

所以“从不与陌生的网友说话”,只是一种盲目的乖巧,从根源处体现的是独立思考与信息选择的能力的不足。


三、当一个乖宝宝,家长同学都喜欢。


小A们分不清对于许多事物的看法,到底是自己的真实感受,还是他人观念的潜移默化;而这种潜移默化大部分时候来自于原生家庭,一些师长同样能够为她们留下深刻的意识痕迹。

信息时代的我们,由于更容易在网络上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获取一个陌生人的认同,时常能比身边那些带着客套的赞美带来更多的成就感,因此我们不会太过在意一些可有可无的社交关系的维护。无论是一些幼儿园小学同学,抑或七大姑八大姨家里的侄子孙子,比起这些关系链,我们更愿意在自己所感兴趣的领域内,勾搭些牛人,以建设更精准的人脉。但对于小A们,因为“拒绝与陌生网友说话”,身边的小圈子几乎就是生活的全部。

当一个乖宝宝,家长同学都喜欢,似乎就是终极目的。

我见过许多的小A,从头到脚皆有着“按部就班”的味道。面临许多重大选择时,她们倾向于按照家里设计好的道路走,而不是让自己的道路获得家人的认同以求资源。在家人难以预料到的问题上,小A们时常蒙逼,然后无奈作出幼稚的选择,当然这些选择很容易翻车,此时不免十分委屈——这个世界为什么会这样呢?

但是,你为什么会这样呢?

我看着小A仿佛看到了闭关锁国的大清王朝。

从不与陌生人说话的小A,简直就是“沉迷网络忽视现实”的鲜明反面。而这两种特色的比对,应该也是这一代人身上的烙印。

毕竟经历的是网络生活的从零到有,教育者对于这个时代亦卒不及防,于是很容易出现或过于放浪,或过于压抑的极端。而下一代人面临的是相对成熟的网络世界,也许他们因此能够得到已为师长的我们更加理性的引导——

毕竟我们这么帅。




评论
热度 ( 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