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酒

文以载道,武以犯禁。
公众号:画酒 (Mr-huajiu)

© 画酒
Powered by LOFTER

实习生,是谁在逼着你过劳死?

与我同班的小伙伴彩娟,自七月份开始实习至今,长期加班至中夜。

在长达一周的连续加班之后,突发脑溢血昏迷。

疾送医院抢救失败,医生已宣布脑死亡不治。


最初得到消息是昨晚九点。当时还只是说昏迷。我刷到了这条微信,没过几分钟,同住学校里的小A从楼上跑下来找到我大哭。

小A与出了事的彩娟都是在广告公司里工作,区别只是小A在郑州,而彩娟去了上海。“加班”在广告公司里是再常见不过的事情。

我与小A的办公地点只隔一条马路。早上出门上班有时还能碰面。不过到了晚上十点多,我在宿舍里跑着脚准备上床睡觉的时候,小A还在公司里加着班。

加班的小A会在社交工具上敲一下彩娟。就算是十一二点,每次也都能得到回复,因为彩娟也在加班。

“彩娟加班加得更晚。而且我们这边也仅仅是提案之前会加班,但彩娟那边天天加。”

小A哭得话都说不完,抽抽噎噎,纸巾用完了一张又一张。

小A说:“我还是第一次觉得,原来我还能活着,都是特别幸运的事情。”


在事情发生之前,谁都不会想到自己离死亡能有多近。

彩娟94年生,只比我大一岁。我们都还没毕业,上大四,目前都在实习期。

猝死的新闻从来不少见,压力太大,连续加班,一朝猝死。但那些只是新闻里的人——作为看客只觉得与自己毫无关系。并不理解这些人的痛苦。他们都比我们大,属于精英阶层,已经在职场里拼杀了太久,积劳成疾,忽视身体,所以死亡。

结果现在,还没毕业的大四实习生都过劳死了,你说可怕不可怕。


也许不应该去控诉“工作”,毕竟网瘾少年连续通宵猝死网吧也的消息也有,谁能不能说这也怪“工作压力大”。于是事情又归根到生活方式上。

“你出毛病了都怪你自己,谁让你的生活方式不健康。”

话能这么讲吗?

站着说话腰疼不疼啊。

就拿这些身边的实习生们说事——在工作之余,想保持一个健康生活方式有多难?


且不谈远在上海的彩娟们。很多实习在本地的同学还留在学校里住着。宿舍楼下就是体育馆、健身房,还有一堆的器材一溜儿的球场。

但是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根本就没有时间让你去锻炼啊。


在上一篇文章“沉迷学习的背后是一大颗玻璃心”里,提到了我上一份只干了一天就走人的工作。因为是校招,和斜对面的妹子小B一起去的。下午六点,主管极不情愿地放我们下了班,事后说:回去之后继续用手机电脑维护社群,你们俩看着协调一下,轮流维护到夜里12点半。

一份12点半才能结束的工作,还说个屁的健康生活?

我脸一翻拍拍屁股走人,告诉小B也赶紧走,这地方待不得。但B同学忍着恶心留了下来。

她说:“找工作实在是太难了。”


工商专业的一个帅哥小C,也刚刚开始实习。他说“我这周还好,算是刚去,可以适应一下,下班了就能走。到了下周,就要开始加班了。听说那些老员工,九点多快十点了都不一定能回去。”

我说:赶紧的趁这一周没过完走人啊。

小C觉得我把事情想得太简单。

他说:“现在找工作实在是太难了。”


找工作到底有多难呢?

个人感觉并没有那么可怕,只是“找工作难”被媒体渲染过度了。

再加上一群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大V,疯狂鼓吹着“年轻人要拼命”,霸屏简书、知乎、朋友圈。

早上卡着点出门而不是提早N小时去公司?呵呵。

下班拍拍屁股走人而不是在公司坐到天亮?呵呵。

到了睡眠时间你居然真的去睡觉而不是熬夜看书听课写稿背单词?呵呵。


抬头往天上看看,黑压压的一片全是大V们的大鼻孔。

有些干脆吃相难看到鼻毛都露出来了。

“要拼命。”“要加班。”“要疯狂工作。”

说这些话的都是什么人呢?

有个大V,我对她无感,但一直以学习写作的心态,读了她的许多文章。

彩娟出事之后,回想该大V的文章,一阵阵地犯恶心。

大V出来创业了,现在是个老板。爆款文章里时常提她的员工如何拼命:

“我们公司的XX,时常连续加班,甚至连身体都吃不消了,工作时晕倒紧急送往医院,躺在病床上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和我们讨论工作内容。”

“我们公司新来了实习生XX,虽然已经告诉了她实习生九点就可以走,但她不,非要在这里一直和我们一起呆到十一点才回去……”

这得是多抠门多黑心的老板,把自己员工集体加班至深夜、甚至身体出毛病的事情,包装成伟光正的典型,当作素材在一篇篇爆文里一脸骄傲地写出来?

该大V以骂人出名。骂贱人,骂low逼,骂甲方,骂拜屌女,骂抠门男……

但我关注她这么久,从没见她去骂过黑心老板。


然后就有一堆可怜的孩子,真的被“找工作难”的主流媒体,“要加班要拼命”的自媒体给玩得团团转了。

于是他们就成了这些数不清的小A、小B、小C。

夜深了才从办公地点被放回来,折腾折腾搭车转车,总算到了学校,收拾收拾洗洗睡觉,能有多晚已经不忍心去算。何况第二天还得一早出门上班——要打卡呢。至于双休?那是啥能吃吗?

这种工作状态,拿什么谈健康?


我们都很难过。

不只是因为彩娟,更有一种物伤其类的悲哀在里面。

即将毕业的大四生,上了十几年的学,自以为有一种优越感,是“坐办公室的”。

但工作内容同样是拿时间来换钱,而不是用头脑与技巧。

胡乱编个数字来举例子,具体数据不要和我较真。

所谓的用户运营:将话术复制粘贴不停拉群得到粉丝,1小时可以涨100粉丝。工作8小时可以拉来800粉丝。工作12小时可以拉来1200粉丝。

所谓的文案策划:照着既有的套路与模板,结合客户产品的情况写份方案。工作2小时可以写完一个客户的方案。工作8小时可以写完4个方案,工作12小时可以写完6个方案。(其实文案策划最是苦逼,因为内耗严重,涉及创意不仅很费脑力,还要不停地被推翻重做)。

所谓的民工搬砖:像别人一样搬起砖来就走,1小时可以搬1000块砖,工作8小时可以搬8000块。工作12小时就可以搬12000块。

不得不去承认现实:“一些听上不错的工作其实与民工并无区别”。

产生的价值与投入的时间完全相关。想要业绩,想多拿点钱,想留下来不被辞退,那么……

只有两个选择。

一是按生产线走,拼命加班,做劳动密集型的工作。

二是换一份用头脑换钱而不是用时间来换钱的工作。


但大部分人会选择一。

首先因为主流媒体说:“找工作超难”——家人也会因此说:“别人愿意要你就不错了。”

其次因为大V说:“要拼命要加班”——家人也会说:“人家都能吃苦,就你不能吃还是咋地?”


如果你真信了某类大V的套路,以为想要成功只有“拼命工作”的一条路要走,就会陷入一个无解的两难境地。

有个公认的事实:钱确实是很重要的东西。

父母年纪大了,身体一天天地不如从前。更何况他们也是从不健康的长期工作里扛过来,万一有什么三长两短,去趟医院花费就很难吃得消。

大V说:“你不拼命工作,赚到的一些小钱也许还够你平时过得滋润。但万一出事,家人有了什么急病,你却连医药费都掏不出来。”

但是你拼命工作,很可能年纪轻轻地自己的身体先跨下来了——彩娟住院的两天,已花费十几万的医药费,却终究是免不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结局。本心是想尽孝,但对于父母,还有什么能比这更残忍?


所以必须要寻找别的出路。

我相信这个出路一定是有的:保持健康的身体,花费更少的时间,获得足够的金钱,实现财务自由。

但是路在何方?

总之,一定是件很难的事情吧。


后记:

彩娟只是实习生。

同样是刚刚踏入社会,三流学校出来的实习生自然更加地没有底气,不敢去讲那么多的条件。

实习生是什么?

极其廉价的劳动力而已。

在许多公司,实习生不会拿到任何合同或要签字的东西,而仅仅得到一个口头的约定,就开始工作。

就算出了事,很可能连“公司曾来过这个人”都不会承认。

所以我会关注后续。如果需要扩散维权,也许会在这里跟进一些情况。

心情复杂,胡言乱语,大家见谅。

彩娟走好。


评论 ( 5 )
热度 ( 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