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酒

文以载道,武以犯禁。
公众号:画酒 (Mr-huajiu)

© 画酒
Powered by LOFTER

所谓“不合群”,不过是个伪命题

我们从小都被教育成为一个合群的乖宝宝。

不过上个网往却会发现坚决拥护“不合群”的文章更多一点,比如:“你努力合群的样子真难看”。

家长口中所谓的合群也许并没有那么重要,不过不合群也并不会高贵冷艳到哪里。

因为“不合群”,很可能是个伪命题。


小红似乎融不进A圈子里去,关系处理得并不是很密切。于是A圈子里的人一致认为小红不合群。但实际上小红还有一个与A圈子并不交叉的B圈子,她与B圈子里的人关系很融洽。

那么小红到底是合群,还是不合群?


总会碰到一些人,看上去冷漠孤僻,远远地站在社交圈之外。他们时常被贴上不合群的标签,以至于别人不想接近,亦难以接近。思想比较幼稚的,往往便会觉得这人真讨厌,甚至替他感到孤独与可怜。但一个尴尬的事实是:他不是不合群,只是不合你的群;他不是对所有人冷漠,只是对你冷漠。

毕竟在很多时候,“合群”可以解释为:

“这个人很合我们这群人的胃口。”

类似于解释“三观正”:

“你的三观正好和我一样诶。”


家长们一个个地抱着手机不能停,于是我们越来越少地听到“网瘾”;房价飞涨成为不能承受的生命之重,“啃老”也不再是一个频见报端的词。当初的孩子渐渐长大了,脱离了班级,搬出了宿舍,同事关系也仅仅是同事关系,下班回家各找各妈,保持礼貌即可。所以“合群”这个要求也就越来越少被提起了。

心智成熟的人已经不会再让“是否合群”成为影响自己行为选择的因素——不会单纯地为了“合群”而“合群”,毕竟各有各的圈子,合适就融入,不合适就退出,没有什么对错。不会因为“合群”而获得优越感,也不会因为“孤独”而觉得自己高贵冷艳。


人的社交圈可以分为两种类型:自选性圈子与非自选性圈子。

自选性圈子是指出于自主选择而加入的社交圈。也许是一些兴味相投的朋友,也许是一些价值菲浅的合作伙伴。从中或能获得情感,或能获取价值。总之于自己有益,故此每个人在自选性圈子里,即使各有不同的小僻好,但总归都是合群者。

毕竟自己选的群,跪着也要合嘛。


非自选性圈子在很多时候则会苦逼一些。我们被直接丢入圈子之中,并没有自主选择权。比如分班级、分宿舍;或是灾变产生,人们为了生存,不得不集结成一个团体。

人们拥有的自选性圈子可以很多,是退是留,往往也灵活。即使出现了问题,任性点大不了一个退出。但非自选性圈子则不同。身处其中拥有的是很有限的自由,出了问题,或能解决,或需忍耐,或起争执。

被划进非自选性圈子中的人,原本便有着不同的背景、经历、志趣、偏好。不过是出于一个数值的随机而绑定在一起,矛盾事件不可能不产生。强行来套集体主义洗脑或能蒙蔽一时,但终究是不能把问题从根源解决。


于是“不合群”的标签在非自选性圈子里,常常会被大多数简单粗暴地贴在个人身上,而影响时常是很严重的:渐次导致孤立、排斥,以及霸凌。

越是低龄幼稚的圈子,这种现象越是严重。成熟的人已经能够从非自选性圈子里逐渐脱出,并逐渐习惯于以自选性圈子为主的社交与生活方式。然而孩子所面临的社交圈则是很单一的。他们可能在很多方面受限,以致于无法获取一个能够提供足够能量的自选性朋友圈,从而导致一旦在非自选性圈子里被孤立,立刻严重到像是被世界抛弃。

毕竟这种状态下,他们是真正意义上的“不合群者”。因为无群可合。

家长教育我们“要合群”,实际上也是一颗好心,害怕孩子被孤立、受欺负。但并非努力合群,就能成功合群。毕竟当一个软蛋式的老好人,理想情况是人际关系良好,现实情况没准是每个人都看他好欺负上去踩一脚?


群体对每一个人都很重要。虽然一些自诩的“独行者”并不认可这一点。

即使是独行者,同样需要从群体中获取认同与肯定、陪伴与安慰,并将其转化成能够让自己快乐的能量。

他们的群体也许是隐性的,常见些的比如活跃在网络上的某些社群,甚至可以小到游戏里的公会;逼格再高点的也许还能从阅读中与前辈高人“神交”:这个牛逼人物正好和我想得一样诶,我也好牛逼啊,开心开心。

合群的意义,无非是依靠于一个群体,发现“原来我不是一个人”,从而不再那么孤独,并因此感到安心与安全。


能够拥有更多社交圈的自主选择权,是互联网为我们提供的自由。

只需要一台电脑,一个手机或者平板,连上网络,点点戳戳,很容易找到愿意长谈的相似灵魂。我们有更高的眼界与更广的连接,让“合群”真正变成了伪命题;有了更多的选择,可以活得更像自己。

生活在网络时代的我们,孤独而又不孤独。

毕竟世界那么大,却又那么小。



评论 ( 2 )
热度 ( 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