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酒

文以载道,武以犯禁。
公众号:画酒 (Mr-huajiu)

© 画酒
Powered by LOFTER

“拆书”这玩意儿,还真没什么卵用

如果一本书的价值能被一两千字的“拆书”写尽,那么它被阅读的意义何在?

读这样的书本身毫无意义,读它的“拆书”当然更加没有。


我之前也拆过书。但总觉得哪里不对。于是便在文末鼓励小伙伴们去阅读书籍本身,以求稍微补过。最近几天稍微得闲,于是终于想明白拆书所存在的问题:对于那些价值菲浅的著作,拆书即使令其略微易于传播,但实在是一种浅薄的冒犯。

“拆书”这种内容形式在自媒体平台上尤其常见。

维护一个自媒体,如公众号,或其它平台的作者帐号,必然需要长时间持续的内容产出。写作输出并不是打开电脑劈里啪啦码码字就完了,必须通过阅读学习不断输入、思考酝酿、写作斟酌、修改润色,然后才能保证质量,形成走心的文章和读者见面。这当然需要长时间持续地付出时间与精力,这时免不了便会有人去寻求一些能够投机取巧的方法。常见的便是洗稿。


而拆书本质上与洗稿并无区别,不过是顶着一个看上去高大上而干货满满的名目而已。

同样是巧拾他人牙慧,咀嚼转化,让它看上去像是自己所提供的“价值”。而拆书只不过更有节操一些,至少会标名书目,大概能够起到一些传播效果。但这个效果到底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则很难说。

因为许多人会认为,读了一篇“拆书”,也就算是把这本书给读过了。但基于健康的考虑,所有人都不提倡用快餐来代替正常的膳食,在书籍阅读上也同理。拆书在阅读中属于快餐式,有着很高的局限性。


一本书的价值如若能被一两千字写尽,那么这书必然巨烂无比,毫无意义,也毫无名气。这种烂书是没有人愿意去读的,当然迎合受众的拆书者也不会想去拆。

所以那些被拆的书必然是堪称经典的好书。

而厚厚的一本好书以区区几千字当然是拆不完的。

那么构成一篇拆书的几千字,内容难免片面而浅薄。

“他把书中最精华的部分拆给我了,节省了我去阅读这本书并寻找干货的时间。”

这是拆书的受众很常见的想法。但实际上即使不以快餐营销,而以一颗好心来揣度拆书者,也会存在着这些问题:


书的作者是什么水平?而拆书者又有多高的段位?拆书者能否将书籍的价值更好地表达?

拆书文中写出的“精华”便是“精华”?会不会有更加深奥的东西因为表达较为晦涩,而被拆书者略过,没有得到挖掘?

拆书者是否会以断章取义的方式,扭曲书籍本身的内容来迎合主流价值观,或与价值观相逆,以吸引点击?

这些所拆出的“内容”,是真正客观有用,还是仅仅满足了拆书者的心理认同?会不会有一些与拆书者意见不一致的内容被隐瞒?

拆书者所站的角度与你是否是同一角度?他的角度所看到的,与你真正阅读这本书时所看到的,是否会不尽相同?


无论是阅读者,还是拆书者,这些问题是都应该仔细思考的。

思考之后所得出的结论,自然是——正如快餐无法取代传统膳食,拆书也不能取代正儿八经的阅读。

毕竟设书籍的价值原本有100%,拆书能传达的顶多便是10%?


所以去看拆书并没有什么卵用。

“通过看拆书,可以迅速判断这本书到底值不值得一看。”

这个吹捧“拆书”的理由,拿去过一过上文那一串质疑的问题,同样无法成立。受拆书者自身水平所限,一本好书很可能被他拆烂了;而有时则会有一些营销推广的利益相关,居心叵测的拆书者故意把某网红写的烂书给糊好了。

结局便是你可能会因为片面的拆书文,而错过了一些好书,或买到一本烂书。


在不看拆书的情况下,如何快速判断一本书是否有价值?

有一种十分稳妥的方法。就是去阅读这本书的前言与目录。

前言往往是水平很高的作者编者以精炼的文字所进行的价值背书。而目录中所传达出来的信息则更加清晰。

出售书籍的电商平台,对于许多书籍是提供一小部分内容的试读预览的。前言与目录往往包含在免费试读的这小部分之中。


——————————————————————————————

我是画酒。一向任性,没事总爱说点大实话。

如果你觉得我的文章颇合胃口,感谢把它共享给更多的人。

后台的每条留言都会回复,倘若你有一些有意思的问题与想法,欢迎点出小键盘来和我聊聊。


评论 ( 2 )
热度 ( 1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