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酒

文以载道,武以犯禁。
公众号:画酒 (Mr-huajiu)

© 画酒
Powered by LOFTER

回想初心

当初刚开始写探险悬疑,好像也是满怀激情呢,只是激情并不来自于小说本身,而是在于比上一本书好看得多的数据。今天又有点纠结,也是由于忽然发现《血蛊》的数据挺不错。说到头来还是一颗功利心啊……

几乎不转载日志,不过丸子这篇文很不错呢。留到自己的博客里,是要好好想一想了。

天堂兄提示我说莫忘初心,仔细想一下写作的初心,原来是这样的:希望能写出来大家喜欢的故事。

那就好好写故事好了。

Edward•C•S:

谨以此文,献给最近正烦恼的丸子(@邪隐公子)

“这么快就要结束了么……”
声音减弱,看着病床边不断拭去泪水的儿女子孙,老人只是微微一笑,手中还抚摸着心爱的小提琴。
“爸,您别多心,您——”
儿子的话被老人挥手打断,枯槁的手掌重新抚摸提琴,老人的面色越发慈爱起来,“不用骗我,今晚,你们只需要听我讲,听我讲讲我的故事……”
勉强咽了口口水,老人缓缓开口,“想当年,我还只是个莽撞的热血青年……”

舞台上,俊俏的年轻人双目紧闭,灵巧的手指在琴弦上跳动,琴弓来回,让经营的乐章从马鬃间溢出,溅落到台下攒动的面庞上,全场寂静,只有音符跳动。
一曲终了,年轻人送了口气,欠身鞠躬,在掌声中急切的下台,来到更衣室,一个中年人已经等在那里。
“老师,今天我的表现……”年轻人微微低头,不敢看长者的眼睛,只得在自己的提琴上上下打量。
中年人拍拍年轻人的肩膀,“精准的节奏,旋律也毫无差错,不愧被称为天才!”话语中带着欣喜,但最后却微微叹气,“只是这曲子,还稍有欠缺,少了点活力……”
“您是说,我还不够熟练?”不等长者说完,年青人便开口,同时紧紧攥住手中的琴弓,眉头紧皱。
“不不……”中年人摇摇头,“你对这首曲子已经非常纯熟,甚至为师也自愧不如,只是,年轻气盛,你的心静不下来,才落得曲子少了生命力。”
“那请老师告诉我,如何才能补上!”
“不急,等你再过些时日,自然就明白了。”
半夜,躺在床上,年轻人依旧皱着眉头,“到底为什么?老师的话什么意思?是说我拉琴不用心么?不会啊,我从小就醉情于此,怎会出现死板这种问题!”
小声嘀咕着,他慢慢睡去。
那以后,他依旧和往常一样,没日没夜的联系,表演,年复一年,世人都在震撼他技艺的高超——无论多复杂的曲子,他都轻车熟路,可以毫无差错的表演——但他还在困惑,困惑那几个大师,为什么都会在赞扬之后不约而同地发出轻轻叹息,“差了一点……”,和他老师的话一样。

“老人颤颤巍巍的抬起手,指了指床边的水杯,他的小孙子马上将水杯举到他面前,“爷爷,我看是那些人嫉妒您的才华,您又何必去理会呢?”
喉结微微颤动,砸了几口水,他摸摸孙儿的头发,“一开始,我也和你一样,认为他们嫉妒,但慢慢的,却发现了真相……”

又是一场演出,好容易结束了,年轻人回到房间,收好琴,边瘫坐在沙发上,“好累……”他有气无力的叹息,目光正对上正为他泡茶的妻子。
“怎么今天这么无精打采的,这可不像你啊,还记得我们刚结婚的时候么?每次你演出结束,下台时是多么满足,多么精神,今天这……”妻子说着,便将茶端到他面前,但他似乎还在恍惚之中,冷冷地看着前方的空气,“是啊,之前的激情呢?从前的我呢……”

说道这里,老人嘿嘿一笑,露出残缺的几颗牙齿,“后来,你奶奶不由分说,帮我推掉了所有演出,带着我去游山玩水,一年多,我们走遍了世界,才从新回到家里……”

又一次,空荡荡的练琴房里传来小提琴的欢呼,年轻人依旧双目紧闭,但这一次,曲子不那么复杂,也不那么紧凑,缓缓的,悠扬的,在空气中飘荡。
一曲终了,年轻人还不及把琴收好,脸上便泛起微笑,同时,门口传来阵阵掌声,门外,正是年轻人的老师,这次,他没有叹气……

老人眨眨眼,浑黄的眼睛有些湿润,“我总是对别人说,我生了八十年,但从那次旅行,我才开始生活……”他缓缓将手放回小提琴上,“你们的生活,我不干涉,但希望某一天,可能要等你老了,你能体会到我这种平静,能学会生活……”
慢慢的,老人的嘴角扬起,眼帘落下……

评论 ( 9 )
热度 ( 37 )
  1. 星韵流光iCobra 转载了此文字
  2. 这一定是个很难找到的名字iCobra 转载了此文字
    @hulihome
  3. 画酒iCobra 转载了此文字
    当初刚开始写探险悬疑,好像也是满怀激情呢,只是激情并不来自于小说本身,而是在于比上一本书好看得多的数
TOP